数字藏品市场乱象:买美女性感照还能约见作者?

数字藏品不等于NFT

数字藏品市场水有多深?

近日,数字藏品平台“TT数藏”微信公众号发文称,“由于近期市场波动较大,我司老板经不住诱惑,将平台启动资金100万挪用,进行iBox(数字藏品)的投资,目前持仓已缩水至10万,平台已无法继续运营,已遣散技术团队。”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目前该平台已停止运营,在天眼查、Boss直聘等平台上,也无法查询到平台相关信息。

玩鹰的被鹰啄了眼,数字藏品市场水深可见一斑。作为近两年诞生的新兴行业,数字藏品对资本市场、投机者甚至普通消费者都具有一定吸引力,相应行业乱象也时有发生。

在一些数字藏品平台,时代周报记者发现不少美女性感照数字藏品,消费者不仅可以购买这些性感照片,还可获得特殊权益,如加入作者粉丝群、获得作者微信、私人物品等。

“目前数字藏品市场虽然火爆,但鱼龙混杂,投机炒作之风盛行,虽然众多企业纷纷发声布局进军数字藏品市场,但似乎想明白了‘怎么用、如何用’的寥寥无几。”5月25日,中国文化管理协会乡村振兴建设委员会副秘书长袁帅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藏品内容鱼龙混杂

作为新生事物,数字藏品行业处发展初期,商业模式、行业规范等尚不成熟,容易滋生行业乱象。

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市场上大部分数字藏品涉及文旅、艺术、潮玩等领域,内容包括艺术家原创美术作品、知名IP等。但也有平台打着艺术照的旗号,发布性感照片藏品,吸引消费者。

在数字藏品平台Moment,时代周报记者看到大量俊男美女生活照、艺术照类藏品,其中不乏一些画面性感的照片。每幅作品都被明码标价进行交易,价格从十几元到一万多元不等。

图源:Moment

不同藏品还具有不同权益,包括加入创作者Moment粉丝群、可在Moment与创作者私信、获得联系方式、签名照、私人物品等。

图源:Moment

“藏品权益上写的是真的。”该平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花钱购买就能获得相关权益。

图源:Moment

时代周报记者在该平台粉丝群内发现,有用户反映给创作者发私信未获回复。

上述工作人员解释称,目前APP还未上线,因此没有消息提示,并表示如果购买的产品带有权益而未获作者回复,可与工作人员反映,由工作人员帮忙与作者沟通。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该平台曾在今年4月19日~5月18日举办Moment创世活动,吸引用户注册、购买,平台还根据GMV(商品交易总额)对作者和用户进行排名,前10名的作者可获总金额20万元的奖金,前10名的用户有机会与10名作者开展线下派对。

图源:Moment

据了解,Moment平台所属公司为瞬间(杭州)数字技术有限责任公司。天眼查显示,该公司于今年3月17日成立,注册资本100万元,无电话、邮箱等信息,母公司为杭州盼打科技有限公司。

5月24日,杭州盼打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Moment平台于今年4月初推出,目前仅有网页版,APP正在推进中,预计五月底六月初上线,具体还要看后台测试情况。针对该产品的设计理念、数字藏品来源、盈利情况等,该工作人员并未回复。

在Moment微信公众号近期发布的一份声明中,公司将平台定义为“一家以‘数字艺术+元宇宙社交’为特色的,绿色、健康、专注于记录和分享日常生活的优质数字藏品平台”,并称公司设立至今合法合规经营,未有因违法违规经营被司法机关、行政机关调查或处罚等情形。

在公号发布的另一篇推文中,真人数字藏品、在线社交、线下活动等被作为产品特征介绍,云健身、云喝酒被形容为“在线赋能”,并称还有“真人周边实体赋能”,藏家可获得作者潮牌服饰、大咖签名照、亲手制作的精美小礼物等。

除形形色色的藏品内容与关联服务,数字藏品权属混乱、抄袭山寨等事件也时有发生。

今年4月20日,杭州互联网法院审理了原告奇策公司与被告某科技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

原告奇策公司称,公司享有“我不是胖虎”系列作品在全球范围内独占的著作权、财产性权利及维权权利。在被告经营的“元宇宙”平台上,有用户铸造并发布“胖虎打疫苗”NFT,售价899元。

最终法院判决被告立即删除涉案平台上发布的“胖虎打疫苗”NFT作品,并对奇策公司经济赔偿。

数字藏品不等于NFT

乱象频出,与数字藏品行业发展时间短不无关系。尽管已经有一批公司与消费者加入到数字藏品行业,但对大部分人而言,数字藏品的概念依然陌生

图源:Pixabay

不少人认为数字藏品的概念与NFT(非同质化代币)相同,但二者间存在一定差别。“数字藏品领域是NFT落地最快的应用场景之一。数字藏品是一种特定数字凭证,主要应用在艺术品,便于其流通、交易。”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陈佳告诉时代周报记者,NFT是币圈为摆脱代币市场法律、监管和市场风险,而开发的一套相对安全的技术实现方式和营销手段,由于其便利交易等特性被广泛应用于新兴的数字藏品市场,市场一度将NFT这项技术混淆为数字藏品市场本身。

“NFT和数字藏品的区别是非常明确的,但非链圈专业人士却难以区分,这恰恰反映出这个新兴市场的混乱。”陈佳称。

2021年被称为“数字藏品元年”,不少企业敏锐捕捉到数字藏品的风口,阿里、腾讯京东互联网大厂相继推出了鲸探、幻核、灵稀等相关平台,安踏、毛戈平等品牌以及多地文博机构也推出过多款数字藏品,不少玩家加入其中。

张毅认为,行业乱象频发与操盘者涉及金融、区块链等相关领域的从业背景相关,数字藏品货币化、证券化、金融化的特征是容易产生乱象的一大原因。此外,目前国内缺乏明确的监管条例加以规范。

袁帅也认为,当下数字藏品市场的法律法规体系还很空白,如果数字藏品行业不受监管,则有很大可能沦为资本洗钱、企业逃税等违法犯罪活动的工具。“呼吁有关部门尽快重视起来,研判技术趋势。”袁帅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