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项目 | 三次出海印度,前YY海外短视频副总经理做了一个占星平台

在印度文化中,“Guru”是大师,“ji”是一种尊称,而“Guruji”就是对“人生导师”的称呼。在这个宗教和神秘学文化浓厚的国家中,线下做占星生意的大师数量在200万以上。

崔怀舟身上有上个时代互联网产品经理特有的理想主义与产品追求,同时也有移动互联网时代对流量的敏感与技术推崇。

2012年他从浙大硕士毕业,校招进入百度,随后带着对创业公司的好奇加入豌豆荚,在百度豌豆荚的经历使得他天然相信产品本身的力量。但与此同时,在快手欢聚时代YY工作的经历,又让他对出海、社区、算法和直播有了更深入的理解。

2016年,崔怀舟作为快手的早期产品经理加入了还只有两百人左右的快手,见证了快手的快速崛起。因为看好出海方向,2018年他选择转入出海赛道,加入欢聚时代YY负责出海短视频产品Noizz,担任海外短视频副总经理。2019年离职去印度创业的第一时间,他就拿到了险峰 K2VC 的100万美元天使轮融资,开始了自己的出海创业之旅。

前半部程的职业履历赋予了崔怀舟明星创业者的光环和资本的青睐,但在印度这片一度为视为“流量蓝海”、“下一个中国”的土地上,他和许多胸怀壮志的中国出海创业者一样,既取得过短暂的辉煌,也遭遇了“有流量但赚不到钱”的现实困境。

直到2019年年底,他们彻底决定放弃了仅用3个月就做到日活20万的短视频产品,重新杀入更符合印度本土需求的占星市场,推出印度占星直播平台“Guruji”,疫情期间这款产品的收入翻了四倍,崔怀舟的第三次印度出海才迈入了正轨。

在印度文化中,“Guru”是大师,“ji”是一种尊称,而“Guruji”就是对“人生导师”的称呼。在这个宗教和神秘学文化浓厚的国家中,线下做占星生意的大师数量在200万以上。

崔怀舟2017年第一次去印度旅行,2018年做出海短视频产品Noizz,2019年又自己在印度创业做短视频产品,他对印度产生了一种类似第二故乡的情节,也在走街串巷和当地人的深入交流中发现印度用户的真实需求。

有人曾归纳过印度最大的4个国民级生意是「ABCD」:A - Astrology 占星,B - Bollywood 宝莱坞,C - Cricket 板球,还有 D - Devotion 宗教。而崔怀舟发现除此之外,还有婚姻大事、务工培训以及教育都是印度的好生意。

但中美互联网从业者到印度创业,更倾向于将一些先进模式比如打车、外卖、长短视频、直播和电商等移植到印度,即便是印度本土的互联网精英创业,选择方向也更偏中美互联网模式而非本土业务。

占星平台就成为这样一片有市场、有用户需求、且尚未被线上化的蓝海,在印度占星主要是线下生意,一年的产值大约在100亿美金左右。

在做占星平台前,崔怀舟的第一次创业是在印度做了一个短视频产品,上线3个月日活就达到了20万,但是印度用户ARPPU 极低,获客容易赚钱难,最后发现收入连带宽成本能难以抵消。“印度用户非付费能力只有中国用户的五分之一,但在印度创业的带宽成本却是中国的4倍,相当于一个短视频产品在印度要比在中国有超过20倍的盈利能力才能在印度活下去。”

崔怀舟改变了国内“先获客、后变现”的创业思路,转而向“先赚钱,后增长”去设计产品。占星在印度用户的生活中是一个刚需,在印度的大街小巷甚至商场都有不少占星师摆摊儿,本土用户在生活之中也常常需要占星来辅助决策,线下占星一次要50元人民币左右,但“Guruji”吸引了数百名占星师入驻平台后,通过直播技术撮合双方交易,提供更好的服务体验并将首次咨询价格降低到了10元左右,这也为其吸引了不少早期用户。

“Guruji”2020年1月上线,迄今发展入驻的职业占星师500名,印度用户 ARPPU 高达 40美金,年收入可以达到数百万美金。受疫情影响,线上占星的生意在印度也越来越火热,一些印度本土的占星师也开始开发自己的占星app。

但崔怀舟想做的是从交易平台逐渐转化为以占星为核心的一站式社区,一方面撮合占星师和占星用户的交易匹配,并通过用户行为数据为建立一套线上占星师的评价体系,另一方面逐渐将占星内容泛化,形成内容社区,提高用户的打开频率和粘性。

崔怀舟说:“我们接下来要做更多的工具和内容,做留存和做DAU是中国创业者比较擅长的,在印度怎么赚钱,反而是最难的,但我们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

2020年下半年,“Guruji”获得了光速印度和光速中国数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崔怀舟认为“Guruji”已经在印度跑通了商业模式,接下来最重要的两个工作就是一方面提高产品的工具和社区属性,另一方面就是把业务扩展到更多的国家和地区(北美、欧洲和东南亚),毕竟占卜是“人类数千年来共同的需求,是一种披着神秘学外衣的心理咨询服务”。“我们还需要跑得更快一些,因为已经有一些本土创业者也意识到了机会。”但他们也并不会因此感到格外焦虑,无论是直播技术,还是通过算法匹配用户与服务,这一套玩法始终是中国创业者更为熟练。

目前崔怀舟已将其公司总部设在了新加坡(其本人也在新加坡长期办公),探索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占星相关市场机会,努力为全球用户实现“Bring faith, courage and hope to users.”的愿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