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培机构频繁爆雷,“双减”政策该不该背这个锅?

点击上方

睿艺

轻松订阅

睿艺公众号对话框中回复【购书】订购

《睿观察·素质教育行业的2019》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毫无疑问,对教培机构来说,“这座山”就是今年出台的“双减”政策。


“双减”政策一落地,教培行业就地动山摇。回望“双减”政策实行的几个月来,力度之大前所未有,效果也显而易见,一批又一批教培机构倒在了“这座山”下,跑路、破产、裁员、高管出走、股价腰斩等消息不绝于耳。企查查数据显示,自“双减”落地后,全国范围内共有近3.3万家教育相关企业吊销或注销,平均每天超400家。


(图片来源于企查查)


身陷囹圄的教培机构在对外表述中,几乎都会将“双减”政策的影响拿到台面上作为倒闭、跑路、停课的主要原因。不可否认,政策的暴击对这个行业有着致命的打击,但是回溯部分知名教培机构的爆雷过程,不难发现其本身就存在着巨大的隐患,此次“双减”政策不过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更有甚者,在“双减”之前就面临着资金面告急的危险。政策的影响有限,但这部分机构却借着“双减”话题转移投资人和学生家长的视线,把自身经营失败的原因和损失,甩锅国家政策。


乱象之下,“双减”的出台其实让教培行业露出了隐藏已久的沉疴宿疾,只有把“腐肉”挖掉,这个行业才能迎来新生。


激进扩张,为培训机构埋下祸根


10月13日凌晨,精锐教育通过公众号发出《致精锐学员及家长的一封信》,正式宣布暂停营业,并成立专项接待小组处理家长、员工欠款问题。


文中称,近段时间来,精锐教育面临巨大的经营困难,为对得起家长的期待和重托,公司尝试了各种办法和努力,但已经无法维持正常运营。经过股东与管理层的慎重商讨与决议,决定全面转型非学科业务,并于2021年10月12日起暂停营业。



精锐教育做出这一决定早有征兆!


10月7日,网传精锐教育董事长张熙在朋友圈发文,“为了做好教育真心倾家荡产了,却是这样的结果,好遗憾好后悔”,“好想重头再来,愿有来生,再不创业,应该花更多时间陪伴家人陪伴朋友”。这番言论引发了网友对其有轻生倾向的猜想。


但没过多久,精锐教育就对网传消息进行了澄清,称“(网传截图)是假的,根本就不是老板的朋友圈”,并且提供了张熙的朋友圈截图,张熙称“精锐好好的,我也好好的”。


“好好的精锐”却在辟谣当天,也是精锐发薪日,有员工爆料接到通知本月工资延迟到26日发放。几天后,多名精锐教育一线教师又在社交平台上发声称,薪资被拖欠、很多员工被辞退。


由此已经看出,精锐教育未必像张熙说的那样“好好的”。


从网传的朋友圈截图中可以看到,张熙称:“投资扩张太过激进和疏于投资及财务管理,导致今天的局面,巨人教育的收购是我的滑铁卢。”朋友圈或许是假的,但里面提到的问题却是真的。


2018年,精锐教育已发展10年有余。这一年精锐赴美上市成功,张熙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大谈自己的战略规划,表示公司已经投资多家K12教培机构,并积极推动在线教育布局,其扩张的野心可见一斑。


此后,精锐的扩张脚步明显加快。公开资料显示,精锐自2018年3月到2019年1月连续投资并购教培机构8所,包括4所K12教育机构、4所素质教育机构。其中,2018年10月,精锐斥7亿巨资收购的巨人教育被张熙寄予厚望。他提出了“巨人三五战略”,计划投入20亿元,至2023年巨人教育将在中国建立500家线上线下结合的校区,完成50万的学校就读指标,创造50亿元收入。


收购巨人为精锐带来了大笔负债,精锐教育财报显示,2019财年,精锐教育短期负债达到3.22亿元,同比增长614.88%;长期负债为13.46亿元,同比增长232.28%,长短期负债共计16.68亿元,与2018财年的4.5亿元相比,负债增加超12亿元。


疫情来临之后,精锐又多次向巨人教育提供贷款资助,截至2020年8月,精锐教育向巨人教育系列借贷的最大风险敞口近9.2亿元。


今年8月,巨人教育全面溃败。彼时,任谁也已经看出这起被寄予厚望的收购案已经以失败告终了,同时“隐患”也已埋下。根据精锐2021年Q2季度财报显示,精锐的负债率高达97.94%,总负债68.51亿元。


这些年,除了战略收购外,精锐对自身核心业务的扩张脚步也没有停止。上市后,截至2019年8月31日,精锐学习中心在全国范围内数量增至432家,遍布全国,教室数较2018财年同期增加13.4%。


疯狂扩张的背后是资金的不断投入,除了贷款和投融资外,课程收费是重要的资金来源。有员工表示,“双减”政策发布后,最直观的感受是报课的家长明显减少。精锐机构众多,各个校区有上百名教师,运营成本可想而知。


截至今年2月28日,精锐教育已收取未上课的预付费高达27亿元。有消息称,精锐教育内部此前早已有人主张申请破产,但破产的冲击波过大,首当其冲的是巨额学费难以清偿。


事实上,精锐早已被爆出现“退费难”的情况,尤其“双减”政策后,家长的预收费也“不见踪影”。多名家长在社交平台反映,其退费申请已拖延几个月,此前校区承诺的退费期限均未兑现。



传销式策略,或是教培行业最大的问题


“双减”之后的第一个国庆过得着实有些“热闹”。精锐教育频登热搜的同时,树童英语和轻轻教育也被爆出疑似跑路的消息。一时间,无论是相关机构的教培人员,还是购买相关课程的家长都处在水深火热当中。


按理来说,“双减”之下部分培训机构支撑不下去必然发生,大多都是正常运营不下去导致的。但树童英语此次爆雷却透着诡异:涉及金额为何如此出乎意料的庞大?明明是员工和家长,怎么就成了投资人?


尽管树童英语的创始人李小静表示,树童陷入困难是受两次疫情冲击和“双减”政策影响,但从树童员工的相关爆料来看,疫情和“双减”只是李小静用来搪塞员工和家长的借口,真正的原因或许和树童“自杀式”营销有关。


10月7日,一篇《不要让树童李小静跑了》的公众号文章在朋友圈疯狂转发。文章的作者是原树童英语番禺江畔分校提升学部老师余杰,他透露道,从今天6月开始,树童就已经开始拖欠工资。除了工资以外,还有资金被树童强扣不还。



怎么会有资金被强扣?余杰在文章中解释道,一方面,树童员工在销售业绩方面想要拿到5个点的前提是必须购买树童的“学习卡”,卡的价钱3万到5万不等,而没有购买“学习卡”的员工,其销售业绩提成要在5个点的基础上打6折,也就是只能拿3个点,因此有大量员工购买了“学习卡”;另一方面,就是“微加盟”,员工可以通过投资成为门店的股东,一份“微加盟”投资为13万,员工可以购买多份。甚至树童还让员工以个人名义贷款借给公司使用。这也是为什么员工会成为投资人的原因。


深受其害的不止员工,还有家长。据悉,员工只要拉一个家长入股,就可以获得8000~10000元的奖励;家长拉一个新家长入股,同样可以获得这个奖励。于是,很多家长一心动,也成了加盟店的股东。余杰还透露道,在八九月份树童还提出了一个新产品——托育项目,一份也是十几万。


当然,树童收割家长“韭菜”的方式不止这两种,最主要的还是通过课程敛财。树童给出的售课方案确实诱人:家长只要交68800元,就可以成为金牌学员,学生可以免费上4年的英语课程。期满之后,家长可以选择等值国内或者国外游学,也可以选择9折领回钱。


试问,这样的好事谁能抵抗?于是,树童就利用这样的营销方式疯狂敛收扩张资金,最疯狂的时候,为了激励员工,树童给到销售员最高20%的提成。截至2018年底,树童英语全国增至150多家店。“隐患”在这时就已经埋下。


如果算一笔帐的话,去掉销售员的提成,再减掉4年后退回给家长的钱,树童英语还要亏10%,授课老师的工资从哪里出?授课的场地费从哪里出?这注定是一种玩不转的商业模式。所以,树童走到这一步,真的不能甩锅疫情和政策,即便没有这两个导火索,树童这颗雷迟早都要爆。


目前,多地树童的线下门店已经纷纷关闭,家长们也在慌乱中逐渐清醒过来走上了维权之路。有消息指出,树童的操作可能涉嫌非法集资、合同诈骗、挪用资金罪等罪名。近期,还有消息称,iEnglish运营方托普朗宁(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等因涉嫌传销被冻结名下银行存款3.6亿元。据湖南家长消息,有家长已自费对树童发起诉讼并已经立案。广州番禺也已正式受理此案。



重塑之后,教培机构该何去何从?


值得关注的是,10月12日,知名“1对1家教”机构轻轻教育发布公告称,即日起暂停在线1对1课程服务,转型做录播课。家长所有未消耗的1对1课程,可以兑换为学而思培优在线、学而思网校、学而思轻课、洋葱学院、或上海市培训行业协会跨界公益互助平台的多种课程。



此前,网上爆出轻轻教育于10月11日晚间突然解散了公司企业微信,全体老师的企业微信账号被删除,疑似跑路。很多家长也表示,突然联系不上轻轻教育的老师,连客服也消失了。面对不断发酵的负面舆论,轻轻教育出面表示公司决定转型,将聚焦于为广大家庭提供优质的录播课程,包括为孩子提供的K12阶段各年级各科目的精讲课程,以及为家长提供的家庭教育课程。


兑课方案并没有平息这场风波,很多家长希望退费,但轻轻教育方显然并没有提供退费方案,家长们也无法与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取得联系。有家长甚至质疑道,既然10月转型,为何8月、9月还在鼓动大家续费。对此,有内部员工回应道:“政策下来的时候我们还没开始转型,我们一直是希望可以继续做1对1的,但是努力到现在,最后还是做不了。”


公开资料显示,轻轻教育成立于2014年,前身为“轻轻家教”,早期主要采用O2O模式。在家教O2O热度最高的那段时间里,轻轻教育也曾风光一时,不到一年的时间接连收获四轮投资。其中,金额最大的一笔是2015年6月完成的1亿美元C轮融资,由好未来领投,IDG、挚信资本和红杉资本跟投。


然而好景不长,因为教师质量参差不齐、过度依赖烧钱补贴以及难以规模化扩张等因素,家教O2O模式这一战场逐渐走向了没落。很多机构不得不重新打算,寻求新的业务模式,轻轻教育也一样。


2017年上半年,轻轻教育成立在线事业部,开启K12在线一对一全科辅导业务。到了2019年,轻轻教育在线授课(在线1对1与在线小班课)营收占比近40%,其余均为上门家教业务;已经在全国58个城市设立运营分公司,并且几乎砍掉了全部的线上投放,大部分用户来自于线下流量。2020年初,轻轻教育又决定停掉已经投入了半年多的同城在线小班课,将所有的重心都放到在线1对1上来。


轻轻教育还未在在线1对1这一领域大展拳脚,疫情和“双减”先后来到,影响之大显而易见。但轻轻教育如今深陷负面舆论的漩涡真的只是因为疫情和政策吗?


有网友爆料,在今年7月份,轻轻教育高层就听到风声,国家要对K12出手。即便在知道有风险的情况下,轻轻教育高层领导仍制定了八月续费激励,趁机收了一大笔预收款。9月初,轻轻教育已经开始裁员,并以“双减”政策为借口,停收新学员,还不断培训员工如何劝家长不要退费。到了10月,全面辞退开始,大量员工被移除企业。现在,向轻轻教育维权的不止是家长,还有大量的轻轻教育员工。



轻轻教育方表示,这段时间,教培行业中的每家公司都做了深刻的反思和调整,此次转型也是做出了艰难的决定和改变,“我们和同行一样,都希望在政府的指导下,能尽快地做好调整,尽快适应新的形势。”


现实来看,课后辅导的需求不会立马消失,相比之下,录播课这种灵活的模式或许在当下严格的政策环境中风险相对较小。再者,就教育资源均衡的角度而言,录播课能够实现边际成本递减,有利于推进优质教育资源的普惠与普及。不过,关于录播课的最终命运如何仍待探索,轻轻教育的转型之路将走向何方也依旧是未知。


经历了激烈的市场竞争与严厉的监管整顿,以及淘汰与重塑后,教培行业的关注点势必会更多地倾向教育资源分布不均、教学水平落差明显等现实问题上。这或许也是教培机构在转型过程中要着重考虑的方向。






本文由睿艺原创
睿艺微信公众号ID:ruiyi-news
欢迎分享,留言交流。文章转载请添加微信:15670686223


睿艺访谈《对话100位素质教育创业者》系列回顾




猜你喜欢

“美育进中考”成催化剂,素质类培训师资供需两旺!
名校博硕生竞争中小学教师岗,“双减”元年“教师热”再升温
风光不再!精锐教育或将宣布停止营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