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科技的投资观察:中国芯片企业要定位于全球化

硬科技的投资观察:中国芯片企业要定位于全球化,做投资需要非常全面的看一个企业——不仅仅是看技术,也许有时候技术占的比例没有那么大,反而团队创始人占的比例更大。

10月17日~18日,由创业邦主办,成都市科学技术局、成都市博览局、成都市投资促进局、成都市新经济发展委员会指导,四川天府新区成都管理委员会支持的2020 DEMO CHINA创新中国总决赛暨秋季峰会在成都举行,峰会聚焦“大健康、大消费、金融科技、企业服务、5G”五大赛道,分别设立专场DEMO SHOW和专业领域探讨,希望通过聚集创新力量,开启智慧经济新时代的内在逻辑。

在开幕式上,Qualcomm全球副总裁、Qualcomm 创投董事总经理沈劲,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管理合伙人贺志强,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邝子平等嘉宾,在以"新时代的中国硬科技投资之道"为主题的圆桌论坛中,发表了如下犀利观点:

邝子平表示,中国的芯片新创企业要赶快把握好机会,把产品做出来,同时,要把公司定位成全球企业。趁着现在的不确定性,把握现在能取得的高度。千万不要认为就只是为中国打造芯片,而是要想到有朝一日一定是要走向世界的,因此,还是要向着全球化的目标去做。

2、贺志强认为,做投资需要非常全面的看一个企业——不仅仅是看技术,也许有时候技术占的比例没有那么大,反而团队创始人占的比例更大。重要的是去判断一个企业负责人,到底能不能做一个合格的CEO。

以下为演讲实录,由创业邦整理:

主持人:纵观世界经济发展脉络,科技中心一直是支撑经济中心地位转移的强大力量。让我们有请Qualcomm全球副总裁、Qualcomm创投董事总经理沈劲、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管理合伙人贺志强和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邝子平,为我们解读《新时代的中国硬科技投资之道》。

沈劲:围绕硬科技,硬科技的投资在过去的几年突然之间成了热门的赛道,比如人工智能、产业数字化还有最近的芯片,其实我们在座的这两位投资人,在投资界都非常有影响力,我们在开始这个话题之前,请两位介绍一下自己,让大家了解一下你们的背景。

邝子平:谢谢创业邦的邀请。我是读计算机专业的,从开始工作就做计算机网络软件的开发,做了很多年。1999年进入到创投行业,2006年创立启明创投,启明创投比较关注科技领域的投资。

贺志强:我是联想的贺志强,我曾在联想任职CTO长达15年,从乐phone开始,我们就围绕智能手机生态做了一些投资布局,到2016年起正式成立了联想创投,包含内部孵化和对外投资,主要关注IT科技相关方向的企业。

沈劲:我是来自高通创投的沈劲,高通的业务涉及移动计算、移动连接等领域,我们最近的投资方向也是主要关注5G人工智能、XR、机器人和物联网。讲到硬科技投资,想要问邝总一个问题,你开始投资时,正好是移动互联网的高潮期,正如刚才包括绩勋、邓总都讲到的,整个行业受益于移动互联网的投资红利,后来转到了硬科技投资方向,你觉得这两个方面的投资有什么区别吗?

邝子平:这两者的区别比较大,当年投移动互联网时,整体是由市场驱动、由应用驱动,并且迭代很快,需要从业者对市场有更加敏锐的认知。同时,创业的门槛很低,但是想要做成功,需要的要素比较多,要求创业者在不同的维度都有独特的能力。

而硬科技领域,需要投资人对未来、对整个技术趋势的发展有更多的把控,并且需要有更多技术方面的积累。硬科技领域的创业团队,则需要有更高的学历,以及更多的经验。

比较移动互联网和硬科技的投资,后者会相对容易些。原因是,分析团队过去的经验和能力,这是有迹可循的。

而投资移动互联网更关注用户需求,用户行为习惯等因素,这些因素更多地来自于创业者的灵感,这一点对投资人来说更难判断一点。所以硬科技的投资思路非常不一样。

另外,这两个领域的发展路径,以及所需的时间长短都非常不一样。

沈劲:贺总,你目前的方向主要是孵化企业,扶持企业,你觉得关于你工作方向的转型,包括你现在在投资上的考虑,与你之前在联想做产品,有哪些区别?

贺志强:有一样的地方。其实无论是做CTO,还是做投资,都是看未来,尤其需要对未来科技发展的趋势有一个准确的判断。

不同之处在于,科技投资仅对科技的洞察力还不够,还需要对某项技术能否产业化,通过怎样的商业模式才能让技术落地等问题有非常准确的把握。

此外,做投资需要非常全面的看一个企业——不仅仅是看技术,也许有时候技术占的比例没有那么大,反而团队创始人占的比例更大。这是一个观察视角上的巨大变化,最重要的是去判断一个企业负责人,到底能不能做一个合格的CEO。

沈劲:刚才邝总已经讲到在硬科技创业的道路上,投资人一旦成为创业公司的合作伙伴,那么支持这个企业的时间,通常会比投资PC/移动互联网所经历的周期要长许多。我想听一下两位的意见,在漫长的创业过程当中,怎么应对硬科技企业投资回报周期长,需要长期创业的挑战?

贺志强:不仅仅是投资人,创业者也会要面临“时间”的挑战。我们投资的很多早期科技公司,包括目前市场上不少硬科技领域的公司,都是从大学或者科研院所中出来的,很多项目已经研究了十年。我们一旦碰上对的项目,早期就是要下注,耐心跟陪他一起成长。

邝子平:首先要把时间概念定义清楚,对于启明创投来说,非常愿意伴随一家企业,尤其是硬科技方向的企业,从早期开始,一直慢慢成长。对启明创投来说,用上7、8年的时间陪伴一家企业从投资到退出,前2、3年是试错的阶段,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如果创业企业用了8-9年的时间,都没有办法在资本市场中开始探索的话,时间就太久了。

沈劲:刚才邝总讲了7、8年比较合理的问题,我们投资的一家中微企业在科创板上市前,我们伴随它15年,怎么来看待这个问题呢?

如果是PC互联网或者移动互联网,15年确实太长了。这个期间,第二次、甚至第三次革命可能都已经过去了,你所在的战场已经结束战斗了。但是作为半导体关键设备领域的企业,就不存在这样的挑战,因此我们始终支持这个公司,直至科创板上市回报是非常不错的。有一些企业我们可以支持他们慢慢的发展,走长路,而不仅仅是快跑,短跑。

如果现在有一家公司,你们二位的公司都非常看好。投资金额在3000万人民币,邝总和贺总都想要全部拿下,你们怎么能够说服创始人?

另外,据说有VC批评CVC的动作很慢?

贺志强:关于VC批评CVC动作很慢这个问题,大部分CVC的企业流程确实比较复杂,这种问题比较常见。但实际上联想创投已经处于CVC 2.0时代,我们的决策链路像VC一样,同时我们完全没有站队问题,更多的是以联想集团的资源优势帮助被投企业。

对于创业公司为什么要拿CVC的投资,是因为不同的CVC可以带来不同资源,这与财务机构有所区别。比如说联想所拥有全球的丰富资源,在政府关系、市场销售、供应链、品牌推广等多个方面,提供创业者所需要的资源。

联想体系中有很多产品可以对企业形成支持,比如我们投资的一些半导体部件等,可以直接用于我们的设备,此外,联想生态中会对企业进行双向赋能的合作,这些对于创投还是有一些优势的。

沈劲:那么邝总会怎么说服我们呢?

邝子平:作为VC,我们与CVC是有很多不同的。第一,企业在早期时,会有很多核心业务之外的工作,包括企业内部架构的搭建等等,我们VC都会提供帮助;第二,如果你答应与联想合作,就可能遇到竞争冲突的问题,比如当你想要争取浪潮的合作时,你被联想投资的背景就可能受到影响;第三,如果你未来的发展方向跟CVC的主业有偏差了,就可能遇到一些阻碍,除非是遇到贺总这样的优秀CVC。

贺志强:我举行个最简单例子,蔚来汽车跟联想主营的战略方向没有深度契合。去年那么难,我们陪着他,扛过去就是一个美好的未来。

邝子平:那像联想创投这样的好CVC,应该跟启明创投一起合作,联合投资,平分那3000万的投资了。

沈劲:一旦市场看好了一个行业,就会变得红得发紫,让大家不敢投资了,目前芯片有已经看到这样的趋势了。以前都觉得芯片是苦差事,虽然也投资过一些芯片公司,但绝对不是投资的主流。比如硅谷的投资主流是Saas、产业数字化,不是芯片。那今天我们在中国,变成了全民芯片的潮流,你们对这个现象有什么见解。

邝子平: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去做芯片是不可能的。

目前投资芯片的这股热潮,从大方向上来讲,是有利于中国芯片行业发展的。过去投芯片,会选择比较成熟但技术一般、产品比较低端的芯片公司,并且要求已经有收入、有利润等条件,即便没有利润也要有收入。因为拥有多年芯片领域从业经验,我们清楚,一个全新的团队要做出稍微像样的芯片,至少需要3000-5000万美元,而生产更好的芯片要1-2亿美元。

第一、在这样一个融资环境相对比较好的时间,对于有志向、有技术、有积累的团队来说,这是个非常好的创业时机,非常鼓励有这方面能力的企业家在这个时间点有所行动。

第二、不要凑热闹,一定要足够的技能再去做,不要跟风。

第三、现在投资芯片产业,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驱动力,就是地缘政治的原因。一直以来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可以视作是芯片产业发展的机遇;但如果长期来看,中美关系趋向恶化,就不是大家的机会了。

要赶快把握好机会,把产品做出来,同时,要把公司定位成全球企业。趁着现在的不确定性,把握现在能取得的高度。千万不要认为就只是为中国打造芯片,而是要想到有朝一日一定是要走向世界的,因此,还是要向着全球化的目标去做。

而这种不确定性何时结束?那必须要有一个确定的事件,也就是没有冲突了,美国的好芯片可以卖到中国的时候。

沈劲:特别精辟。贺总,你们的5G项目,从投资角度看是怎样的?

贺志强:还是有很大挑战。首先,现在做AI芯片的公司有一百家左右,做芯片或者半导体的创业者,必须有相关的经验,才有更多机会;其次,一定要有能力融到足够的资金。

沈劲:好的。邝总讲,不确定对我们是好事。我们也确实看到了,像小米这样的手机厂商,需要把鸡蛋放在多个篮子里,这就促进了我们自主研发芯片的商用化。同时,因为我国的手机生产占全球份额的40%,电子消费品也是支撑芯片发展的基础。

创业者要做好长期创业的准备,不管是邝总还是贺总他们都愿意做长期的陪伴者,包括公司架构,以及拓展产业上下游业务。

我们今天的访谈就到此结束,谢谢两位。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