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口秀火了,王思聪也只配坐观众席?

上周《脱口秀大会》第四季落幕,算上每期后面的加更,足足有28亿的播放量,傲视当前所有综艺节目。

脱口秀江湖老手、新兵重新划分势力版图之时,有眼尖的网友发现镜头扫过之处有个人貌似王思聪。

镜头拉近,虽说带着口罩,不过考虑到王思聪和李诞的关系,再加上这傲娇的小眼神,99%确认了。

按照王大少的吐槽活力值,坐在台上当个领笑员也未尝不可。“屈尊”坐在台下听脱口秀,王思聪是需要普通老百姓的快乐,还是对这门生意有太多的意难平?


王思聪救了《吐槽大会》?

王思聪投资脱口秀,始于2016年。

据说当时,急需融资的笑果文化找到了王思聪。王大少看过《吐槽大会》的样片后哈哈大笑,立马拍大腿决定投资笑果文化。

为了《吐槽大会》能上线,王思聪给钱也给力,多个场合为《吐槽大会》站台。连笑果文化CEO贺晓曦都公开说:“我们从校长这边获得了很多很多的支持,他的那种投入程度大大出乎我们的想象,说明他真的爱这件事情。”

2016年7月7日《吐槽大会》强力上线,上线一天播放量突破千万,上线三天就被下架了。

笑果文化已经用心贴合国情了。跟美国原版《喜剧中心吐槽大会》说荤段子、人身攻击、地域歧视相比,《吐槽大会》清纯得像一朵白莲花。

▲《喜剧中心吐槽大会》中嘉宾吐槽贾斯汀·比伯

王思聪此时站了出来,帮《吐槽大会》探路。

2016年12月16日晚,王思聪在自家熊猫TV上开播属于自己的脱口秀《小葱秀》,节目最高在线观看人数高达500万。

王思聪现场“生吃大葱”,吐槽时火力全开,当着女嘉宾戚薇的面儿,大聊“小护士、女生月经初潮、下半身.....”等隐晦又内涵十足的话题。

为了节目效果,王思聪不负“娱乐圈纪检委”的称号,“炮轰王菲演唱会”、“调侃李易峰”、“没和虹桥一姐合影”等话题也是当时在节目中爆料的。

结果《小葱秀》播了两期,连整改的机会都没捞到就被强制下架了。

有了这两次试探,《吐槽大会》找到了在中国做脱口秀的禁忌边缘,节目于2017年1月初再次上线,并取得了不错的收视成绩。后面又做了储备脱口秀人才的节目《脱口秀大会》以及建立线下场地,笑果文化完成了对脱口秀的闭环。

很快王思聪与《吐槽大会》的商业合作再升一级,2017年7月13日他全资控股的普思资本又跟投了笑果文化的A轮融资。


“退股的钱不是给自己还债,

 就是给老爸还债”


双方合作持续到2020年12月25日。根据网友反映,上海笑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原股东上海普思投资有限公司退出。

抛开坊间各种传言不说,2020年双方过得都不好。

笑果文化这边接二连三失去台柱子。

5月6日被称为“中国脱口秀未来”的池子发长文跟笑果文化开撕,称公司违约并拖欠演艺报酬;笑果文化则声明称池子未经公司允许擅自参加商业活动;双方缠斗中中信银行因违规提供池子近两年的银行流水也被拉下水,被罚了450万。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6月3日笑果文化旗下另一个知名脱口秀演员卡姆吸毒被抓。彼时刚获得脱口秀大会第二季冠军的卡姆被媒体形容为“池子之后笑果文化唯一的顶梁柱”。

如果觉得失去两位顶梁柱可以再培养,那2020年的文娱产业大环境的不确定性则让笑果文化陷入不知所以的空洞。

当时内部人的焦虑从庞博半开玩笑的说辞中可以探知,他说:“当时的真的有一种,大家可能只能再讲一年脱口秀的感觉”。

另一边,王思聪的水逆也开始了。

前几年老王给的5个小目标被王思聪一顿霍霍成60亿,媒体赞扬其“投资神童”的名誉还没着地,2019年初接二连三传来熊猫TV欠薪乃至倒闭的报道。

屋漏偏逢连夜雨,老王那边自顾不暇,小王只能自救。

王思聪的还债之路堪比小说,无论是普思资本资产被法院冻结、王思聪被限制高消费,还是其母卖公司替儿还债,亦或王思聪被迫与豪门联姻的新闻都传播甚广。

虽然笑果文化并未对外说明王思聪为什么退股,但坊间有一种言之凿凿的说法:“退股的钱不是给自己还债,就是给老爸还债。”

王思聪撤资后,仍然关注脱口秀,也和李诞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从媒体报道来看,李诞离婚后还和王思聪一起参加ChinaJoy,美女围绕的李诞满脸笑容。


王思聪还会再次投资脱口秀吗?


这两年笑果文化凭借《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两大爆款综艺火速出圈,享受到红利的同时还赢得了良好的口碑,甚至对大多数观众来说,中国脱口秀就等于笑果文化。

即便延伸到喜剧圈,笑果文化依旧坚挺。

2015年后本山传媒、德云社、开心麻花、大碗娱乐等喜剧厂牌依靠《欢乐喜剧人》等喜剧综艺节目,攫取到大量流量。

随着观众审美疲劳和多家公司重心转移,目前还能为人津津乐道的喜剧厂牌最重要只有——德云社和笑果文化。视频网站上的节目反馈也可以看出,最近能依靠自家艺人撑起一档节目也只有这两家。

几乎同时结束的两档节目,《脱口秀大会》第四季的播放量总流量超过28亿,德云社班底搞的《德云斗笑社》被远远抛在身后。

且笑果文化还在进步。

2020年接连失去两位脱口秀重量级员工后,笑果文化在用人方面也在做变更。

本季脱口秀上,李诞多次强调现在的用人准则:每个人都能做5分钟的脱口秀演员。所以节目中,北大、交大的学霸、流水线上下来的产业工人、新老编剧.......甚至黄埔外滩交警都成为笑果文化的储备人才。

针对没有顶梁柱一事,笑果文化似乎也在努力。

本季《脱口秀大会》中,周奇墨用略显平淡的脱口秀方式夺冠并不能完全服众,甚至有媒体直接指出“周奇墨不好笑”。

但场上,李诞和笑果文化员工几乎从第一期就用“脱口秀天花板”的称呼哄抬着周奇墨登上最后的冠军宝座。

场下,关于周奇墨将脱离单立人(另一脱口秀厂牌)加入笑果文化的传闻一直没有中断。

如果一切成形,笑果在喜剧届会真的有效果。

难怪今年《脱口秀大会》上,李诞一改往日的悲观,表示:“希望节目可以做100季”。此前他说的最多的是:“不知道这个破节目还能做多少期。”

线上引流,线下赚钱,互联网的老路子,笑果文化驾轻就熟。

买票网站上,笑果文化线下门票一般分为280元、480元、680元、880元等四挡,重点是买不到。10月30日一场名为“宁波-笑果明星演出季”的脱口秀,各档次门票早已售罄。

今年3月26日,腾讯战略投资了笑果文化,具体金额并未纰漏,相关市值也不得而知。不过,早在2019年B轮融资中,笑果文化估值已经达到30亿,超过了很多中小型影视传媒公司的市值。有媒体猜测,笑果文化很快会成为估值过百亿的公司。

公司挣钱,脱口秀演员也都跟着“翻身”。

根据经纪业务代理网站显示,上届脱口秀大会冠军王勉商演的出场费在30万/场;呼兰虽然通过节目辟谣自己一小时300万出场费,但根据天下商网的报道,呼兰与券商直播一场的价格在70万—100万之间;另外通过脱口秀出名后,杨笠、王建国、李雪琴等人综艺通告不断,赚得盆满钵满。

更不用提李诞,本身拥有笑果文化将近5%的股份,按照目前的身家已经是亿万富翁。今年6月李诞因为代言Ubras广告被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没收了李诞的“违法所得225573.77元”,这仅仅是李诞一条微博推广的价格。

说回王思聪,2021年下半年,老王家似乎要和过去翻篇了。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沉寂许久的王健林王者回归。4年时间还清了4000亿债务,目前身价超1200亿,再次重回千亿富豪地位。

老爸回归了,王思聪应该松快不少。不知道王思聪还有没有心思再次投资笑果文化,不过要想再拿回当年的筹码,估计王思聪得加价了。

你觉得王思聪还会再次投资脱口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