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重生,背后资本已成实控人,重演星巴克故事

瑞幸重生,背后资本已成实控人,重演星巴克故事,瑞幸造假丑闻后,资本亲自下场

瑞幸造假丑闻后,资本亲自下场

作者丨海腰

编辑丨及轶嵘

头图丨图虫创意

瑞幸咖啡这家公司,注定会载入中国商业史册。

从开出第一家门店到上市仅用了17个月,上市后融资近16亿美元,最高市值120亿美元,创造了速度与市值的双重神话。

但很快,虚假交易堆砌的“神话”破碎。瑞幸咖啡从上市到退市只用了13个月,退市时市值仅为3.5亿美元,仅为市值高点的2.9%。

瑞幸咖啡于2020年7月退市后进入粉单市场交易,初始价格约0.95美元。创业邦旗下睿兽分析的数据显示瑞幸咖啡目前在粉单市场的股价为14.45美元,市值为41.76亿美元,是退市时市值的近12倍。

瑞幸咖啡从成立伊始便绑在了资本助推的火箭上,造假丑闻的爆发,也将背后助力的资本拉入了深渊。经过近两年的重组,瑞幸咖啡已将过往的包袱全部清空。如今轻装上阵的瑞幸咖啡,背后的实控人和股权结构相较往日,也已截然不同。

上市前疯狂融资,但创始团队牢牢把握实控权

创业邦旗下睿兽分析的数据显示,瑞幸咖啡共完成4轮融资(含IPO),募资总额超过10亿美元。

如此巨额的融资,却并不影响创始团队对公司的把控。瑞幸咖啡上市前的招股书显示,董事长陆正耀持股30.53%,其姐姐持股12.4%,CEO钱治亚持股19.68%,大钲资本持股11.9%,愉悦资本持股6.75%。

造假丑闻后,资本迅速成为实控人

2020年4月,瑞幸造假丑闻爆发。

2020年7月,陆正耀家族通过Haode等实体控制的瑞幸咖啡股权由于股价暴跌、质押贷款违约,被英属维京群岛法院判决由KPMG托管清算。

2020年9月,在大钲资本等股东推动下,瑞幸咖啡董事会完成改组,与陆正耀时代彻底告别。此前曾在神州短暂担任陆正耀助理的郭谨一加入董事会并担任CEO。

2020年底,瑞幸咖啡与SEC达成了1.8亿美元罚款的和解协议,消除了来自美国的监管风险。

2021年2月,作为债务重组程序的一部分,瑞幸咖啡在纽约宣布破产。

2021年3月,瑞幸咖啡表示已和主要债券持有人达成了重组协议(RSA),其中包括融资2.5亿美元。

2021年4月15日,瑞幸宣布已和公司现有大股东大钲资本旗下的一家实体及愉悦资本达成新的融资协议,由大钲资本领投该轮融资。此次融资的2.5亿美元,2.4亿美元来自大钲资本,1000万美元来自愉悦资本。

2022年1月底,大钲资本联合IDG资本、Ares SSG Capital Management(一家阿联酋大型PE)完成对原造假管理层债权托管人毕马威(KPMG)所托管的瑞幸咖啡股权的收购行动,原造假管理层的股权完成清算,与瑞幸咖啡再无关联。

据瑞幸咖啡今年4月发布的年报显示,截至2022年4月10日,大钲资本共持有瑞幸咖啡约33.9%的股权和57%的投票权。大钲资本已成为瑞幸咖啡的实控人和控股股东。

生存,声誉,对公司和咖啡市场的看好,让资本亲自下场

瑞幸咖啡自爆出造假丑闻后,面临股价暴跌,官司缠身,随时可能破产的窘境,但背后的资本为何愿意用真金白银救场?

有媒体计算,在瑞幸咖啡的历次融资中,大钲资本的总投入约5亿美元,愉悦资本的总投入近1亿美元。

愉悦资本曾公开表示从未卖出过瑞幸咖啡的股票。如果不想之前的投资付之东流,就不得不救瑞幸,只要瑞幸起死回生,愉悦资本还有可能拿到回报。

公开资料显示,瑞幸咖啡上市后大钲资本曾两次减持,并称已收回当初对瑞幸资本的投资成本。虽然成本已收回,但两次减持后大钲资本仍然持有瑞幸咖啡8.59%的股权。不救瑞幸,这些股权有归零的风险。

瑞幸造假丑闻后,曾是明星投资机构的大钲资本和愉悦资本,因与陆正耀过于紧密的捆绑关系,陷入生存和声誉的双重危机。瑞幸暴雷当天,愉悦资本持有市值一夜损失1.7亿美元,大钲资本紧急停止了当期基金的募资。此前曾频繁高调发声的两家基金也自此进入蛰伏期。

无论是为了现实的利益,还是为了自己的声誉,瑞幸咖啡都必须救。

此外,还有对瑞幸咖啡这家公司,和其所在的咖啡市场的长期看好。

虽然面临短暂的困难,但瑞幸咖啡的运营早已逐步走上正轨。5月24日晚间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瑞幸今年第一季度总净收入24.046亿元,同比增长89.5%;公司经营利润首次转正,实现整体盈利;门店数量已增至6580家,已超越星巴克成为中国规模最大的咖啡连锁品牌;月平均交易客户数为1600万,同比增长83%。

最近两年,咖啡赛道的融资火热。Tims,Manner,M Stand,三顿半等相继完成了大额融资。据创业邦旗下睿兽分析统计,2021年咖啡赛道的融资事件近20起,总金额接近60亿元。

此外,李宁,中石油,中石化,中国邮政等“门外汉”也相继下场做咖啡。

没有老盖茨就没有星巴克

无独有偶,作为瑞幸咖啡的“洋师傅”,星巴克的诞生也离不开背后资本的助力。

星巴克最早是一家只卖咖啡豆和咖啡机的小公司,并不售卖咖啡,三位创始人为Jerry Baldwin,Zev Siegl和Gordon Bowker。霍华德·舒尔茨最早是星巴克的一位员工,因其想开咖啡店,与三位创始人的理念不合,霍华德选择离开星巴克,创办了一家名叫天天咖啡的咖啡店。

之后,星巴克因经营不善寻求出售,希望霍华德以38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并给了霍华德3个月的时间筹集资金。

但在两个月后,霍华德被告知有人开价400万美元收购星巴克,收购方正是投资了天天咖啡的股东之一Sam Stroum,西雅图当地的商业名流。

郁闷的霍华德在篮球场发泄时,偶然结识了一位年轻的律师,并通过这位律师结识了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的父亲。

有了比尔·盖茨父亲的帮助和直接投资,霍华德借助本地资本完成了对星巴克的收购。

关于老盖茨对霍华德的帮助,有不同的版本。

按照纽约时报的版本,老盖茨冲进Sam Stroum的办公室并称,你不许把这个孩子的机会偷走,立刻放手!

按照Journal的版本,老盖茨冲进Sam Stroum的办公室后怒吼,你应该对自己感到羞愧,然后拍了拍霍华德的肩膀并说,给你的美国梦一个机会。

2000年霍华德第一次退休时曾说,如果不是老盖茨,就不会有星巴克。

关于睿兽分析

「睿兽分析」是创业邦旗下横跨一二级市场的综合性创新数据平台,致力于通过即时、有效、可触达的行业一手数据,为大企业、地方政府、金融机构、投资机构等经济主体,提供强有力的创新驱动与投资决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