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又放大招:涉及用户6000万

一个被放大的一个小赛道?

新东方的一举一动,都在牵动着大家的神经。 

直播带货之后,俞敏洪又有了新动作——去海外教中文。

近日据媒体报道,新东方在美国加州举办线下活动,推广其在美开设的线上中文课程。现场人数众多,以华人父母和学生为主。事后新东方表示,这是其线上中文课程的现场,主要面向全球华裔青少年。

让人深思的是,这是不是新东方市值蒸发2000亿后放的新大招?

海外中文教育领域已经玩家众多。除了新东方、VIPKID、学而思这样的出海玩家,更多的是LingoAce、悟空中文这种完全在国外落地的公司,后者占据了不小的市场份额。此外,还有很多国内教育企业,也早已入场这个此前并不起眼的赛道。

有业内人士曾预测,未来3-5年内,海外中文教育市场规模能到1000亿元以上。但是教育行业投资人Noah对铅笔道表示,海外中文教育规模也就100亿元-200亿元。“海外华人大概约6000多万。”

2020年疫情后,全球在线教育都火了起来,而海外中文教育算是“一个在大背景下被放大的一个小赛道”。与其说海外中文是新的教育掘金地,还不如说是国内教育机构较为容易的发力和转型方向。

“赛道不大,但这个行业已经竞争很激烈,各种线上和线下渠道,已经在过去三四年的时间被业内玩家摸索过一遍。下一阶段的竞争还是要靠运营的精细度。”蓝象资本投资副总裁焦念韬对铅笔道表示,影响国内教育企业在海外长期发展的最大因素,是对不同文化和市场中教育的理解。

01 教培机构出海教中文

“双减”政策落地之后,学科类教培行业几乎放弃挣扎,生存和转型成为它们的首要任务。

但是转型充满未知数,进一步可以是坦途,也可能是死路。

11月25日,有媒体报道,新东方在美国加州举办线下活动,推广其在美开设的线上中文课程。从视频中可以看出,现场人数众多,以华人父母和学生为主。新东方表示,此现场是落地活动,线上中文课程面向全球华裔青少年。据悉,此中文课程属于新东方旗下品牌“比邻中文Blingo”。

资料显示,比邻中文Blingo成立于今年8月19日,也就是在“双减”政策公布后的次月,为海外华裔提供中文学习课程。据业内人士透露,此品牌由“新东方比邻外教”更名而来。新东方比邻外教最早成立于2017年,在国内为青少年提供外语教学服务。

不管是捐献8万套桌椅,还是俞敏洪宣布直播带货,新东方的每一个动向都能引发热议。有网友调侃道,以前出国在新东方学英语,现在,新东方又跑到国外教他们的孩子中文,新东方实现了“双赢”。不过,对于新东方的此次尝试,许多人都报以支持的态度。

新东方出海教中文热度虽高,但这其实并不是一个新赛道。许多国内教育企业和创业者,也早已入场了这个此前并不起眼的赛道。

VIPKID2017年8月就曾推出海品牌Lingo Bus,为4-15岁青少儿提供在线中文教育。资料显示,目前Lingo Bus已服务近10万名小朋友。此外,学而思也开设Think Academy(美国学而思分校),并提供中文教育课程。

除了VIPKID、新东方、学而思这样的出海玩家,更多的是LingoAce、悟空中文这种完全在国外落地的公司,这些公司的核心团队成员一般都是华人,LingoAce公司注册地在新加坡,悟空中文在澳大利亚,业务则遍及欧美等地。LingoAce在2020年11月曾经获得过德迅投资、顺为投资、红杉资本的1300万美金A轮融资。

“在美国湾区,讨论最多的是悟空中文、Think Academy和LingoAce。另外,火花思维也有中文课程。”一位在美国的华人家长Lucy告诉铅笔道,在湾区,新东方比邻中文Blingo的消息并不多。“估计刚刚开放海外市场吧。”

△图片来源:悟空中文

海外中文展露热度,除了“双减”影响外,和中文的普及度提高也有关系。据教育部披露,截至2020年底,全球共有18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中文教育,70多个国家将中文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外国正在学习中文的人数超过2000万。自2021年起,中文正式成为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官方语言。

另一能体现“中文热”的是相关考试人数的增长。据悉,今年1-6月,全球约有18万余考生参加了HSK(汉语水平考试。)、HSKK(汉语水平口语考试)、BCT(商务汉语考试)和YCT(少儿汉语考试)各级别考试,比去年同期增长近50%。

“全世界都在学中国话,孔夫子的话 ,越来越国际化。”

“各种颜色的皮肤,各种颜色的头发,嘴里念的说的开始流行中国话。”

歌词中的现象正在慢慢出现,也给了挣扎中的国内在线教育企业一丝生机。

02 百亿市场?千亿潜力?

在教育企业前赴后继之时,有个难以忽略的问题,就是海外中文市场有多大?容不容得下这么多机构吗?

“国际中文教育的市场规模在未来3-5年内,可能会很快达到1000亿元以上的市场规模,赛道正处于快速发展的初期阶段。”LingoAce创始人姚辉曾这样预计。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海外中文教育市场规模大概在500亿元左右。

但是现实可能并没有预计的那么乐观。“海外华人大概约6000多万,(中文教育)渗透率不到10%。在北美和欧洲等地区市场需求相对较高,有的地方中文学习热情则没那么高。综合下来,这个市场可能在100亿元到200亿元左右。”教育行业投资人Noah对铅笔道表示,这不是一个特别大的市场。

Lucy就介绍,自己之所以让孩子学中文课程,是因为一两年内有让孩子回国上学的打算,以防孩子回国之后掉队,给孩子选择的也是与国内教材的课程。

但是对有的华人家庭而言,中文课程却不是刚需。“如果常年在海外的华人,也会让小孩子学中文,但是大多学到小学毕业,初中可能就放弃学中文了。毕竟是全英文的学习环境。”Lucy说道。

“在2015年左右,第一波海外中文教育企业出现。一开始都做得一般,因为中文教育的价格相对便宜,国内老师的收费较低,大家都是小规模。在2018年左右,海外中文教育慢慢做起来了。”Noah提到,在2020年疫情后,整个全球在线教育都火了起来,而海外中文教育算是“一个在大背景下被放大的一个小赛道”。

与其说海外中文是新的教育掘金地,还不如说这是国内教育机构较为容易的发力方向。因为国内在线教育机构在出海时有巨大优势,技术、运营方式、人才等方面都足够优秀。

中国教育行业运营的精细化程度和产品迭代速度在全球都算领先,过去中国也培养了大量的教育行业人才。”姚辉曾对媒体表示。

蓝象资本投资副总裁焦念韬对铅笔道表示。“对国内有经验的教育机构而言,就算刚开始入局海外中文教育赛道,也能快速地做出一套质量不错的课程。对这些机构而言,教研难度相对比较小。然而,如何接触到用户,才是他们要重点考虑的问题。”

好在那些最早做海外中文的机构,已经摸索出了不少经验,对海外营销和流量的玩法也玩得比较熟,也给出海企业提供了经验参考。

虽然市场规模想象空间不大,但是赛道待开发潜力不小。如果以目前几家主流海外中文教育机构用户规模看来,总和不过数百万,与数千万人口规模相比,仍旧“大有可为”。

03 拼的是获客

教研不是难题,那么最重要的就是运营和获客。然而,这也是横在玩家面前的一个门槛。

有业人士提到,出海教育品牌获客的投放渠道相对简单,几乎以Facebook体系、Google等渠道为主,获客成本并不是很高。

“Youtube上成天都能刷到LingoAce的广告。”Lucy感叹。海外中文教育机构已经能够熟练地通过算法,在社交媒体上精准地找到自己的潜在客户,“我在给孩子上悟空中文的一对一课程,就是通过朋友圈看到的。报名之后,我只要把他们的产品页面转发到朋友圈,如果有好友通过扫码我的二维码报名了课程,平台就会免费送我一定数量的课程。”

但是也有不少项目在国外砸钱做大量广告,效果却并不是很明显。有海外教育创业者告诉铅笔道,如果照搬国内获客方式,可能用户来得快,走得也快,最终成本会很高。此外,也有企业会在线下获客,比如校园渠道、华人组织、各种协会等。但是,线下的支出可能更高些。

“有的企业会线上和线下结合获客,这样的话,我觉得大企业会更有优势。但是,我不认为企业的业务可以做到增量很快,因为这个行业竞争很激烈,而且不是一个很大的市场。”Noah说道。

在焦念韬看来,海外教育的各种线上和线下渠道,已经在过去三四年的时间被业内玩家摸索过一遍。“现在,海外中文教育的获客难度已经比较高了,企业已经到了拼转化效率和运营效率的阶段。”焦念韬说道。现在各机构课程质量相差不大,价格接近,思路和理念也都比较类似。

影响国内教育企业在海外长期发展的最大因素,是对不同文化和市场中教育的理解。

“国内教育企业做教育的价值观和产品的理念较为中式,做课程重服务的思路虽然可以快速落地,但是很难突破华人的圈子。教育出海肯定要看到更广阔的市场,要符合所在市场用户的需求,了解用户的学习方式。”焦念韬发现,在海外影响力比较大的本地教学平台,授课非常强调个性化和趣味性,在学习过程中,更多地是启发益智,而不是在灌输知识。

数月前,焦念韬所在的蓝象资本投资了国际中文学习平台“灵雀中文”。焦念韬表示,之所以投资这家公司,是因为看到了它的差异化。

“灵雀中文开发了一个技术平台,在平台上有许多可以选择的形象和故事线,老师们可以创作自己的AI课程。在以后的发展中,平台可以开放给所有美国老师或者中国老师,让老师们利用平台开发各种类别的课程。这是一个不同的产品思路,在市场上比较少见。”焦念韬坦言,在一个相对成熟的市场,投资逻辑是找到一些具有独特竞争位置的产品。

把眼光放到正在出海的国内教育企业身上,焦念韬发现,中国的企业已经花了很多精力在研发具有娱乐性和互动性的课件上。“但我觉得还不够,整个思路还没有实现完全的本土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