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核酸,真的要终结了?

“非必要不核酸”

这一次,风真的来了。

继率先“解封”之后,这个超大城市再次打响“非必要不核酸”第一枪。

在解封当日,广州在第一时间就明确地铁、商场超市等公共场所不再查验核酸证明,凭绿码就可自由出行。

就在短短两天后,广州再次迈出巨大的一步:医院普通门诊凭绿码就医,购买感冒、发热等药品不再查48小时核酸证明。

要知道,医院是敏感场所,向来防疫最严,能够取消查验核酸,无疑是更为关键的一步。

这意味着,广州成为全国首个解除所有临时封控区,率先在各大公共场所“去全民核酸化”的第一城,走在全国常态化防控的最前列。

在此之前,许多人担心,只解封临时管控区而不取消核酸查验,等同于另一种变相静默。

事实上,广州迅速打消了这种担心,让“解封”变得名副其实。

半个多月前,石家庄一度成为的急先锋,但仅坚持不到一周,便在重重压力之下恢复原样,不能不令人叹息。

如今,在疫情数据仍在高位的当下,广州率先冲破重围,为全国探索出了一条可行之路。

解封之后的广州,烟火迅速归来。短短两天时间,早晚高峰堵车、地铁人挤人、早茶食肆人满为患的场景再现,丝毫不见对于新冠的恐惧。

这背后,相比普通省会,作为一线城市的广州,或许更有底气。

这种底气,既来自广州基于本轮疫情形势的科学判断,也来自经济实力、财政实力、医疗实力、治理能力的全方面支撑。

据广州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透露,截至12月2日,广州本轮疫情累计报告感染者16.27万例,无症状感染者占9成,重症、危重症仅4例,无死亡病例。

同时,广州老龄化率在全国各大城市中垫底,2020年65岁以上人口占比仅为7.82%,为最年轻的30城之一,面临的风险比一般城市相对较低。(参阅《哪些省市,疫情防控压力最大?》

当然,相比这些硬实力,敢为人先、开放包容、锐意进取的城市精神,才是一切背后最大的支撑。

很高兴看到,这场战役,不再是一个城市的孤军奋战,越来越多的地方正在跟随广州的步伐。

从同在珠三角的佛山中山,到西部的成都重庆,再到向来防控全国最严的北京,在地铁等公共场所都取消了核酸限制。

这其中,广州、重庆、北京的突破最具代表性。

原因在于,这是本轮疫情形势最为严峻的城市,在放开诸多限制的同时,三城的感染者数据每天仍有几千例。

图源:百度疫情大数据地图

这种背景下,能够率先破除重重阻力,将疫情防控“第九版”和“国二十条”的规定落到实处,将科学精准写入现实,殊为不易。(参阅《解封!这个超大城市,打响第一枪》

要知道,就在同一时间,一些地方仅有几例感染者就动辄全城静默,还有个别地市以“没必要可以清零时放弃”为由维持封控。

而在寒潮降临之际,还有城市出现了数百人冒着鹅毛大雪排队做核酸的场景,与广州等地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反差。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或许不同城市基本面不同,医疗实力存在悬殊,不可能如广州一样率先做出突破,但落实“二十条”只是基本要求,并非多么难以企及的选择。

事实上,这三年的疫情防控,再次将城市治理能力的悬殊体现得淋漓尽致,也为后疫情时代人们的经商、就业及就学选择,提供了镜鉴。

广州北京成都重庆的举动,足以说明,全民核酸正在成为过去。

在广州重庆成都等大城市,曾经遍布社区的常态化核酸点正在逐步撤出,只保留几处满足重点人员所需,有地方甚至喊出了“非必要不核酸”的口号。

显然,既然公交地铁、商场超市、医院就诊都不再查验核酸证明,自然也就没了每日做一次核酸的必要,全民核酸也就自然失去存在的必要。

必须承认,在面对原始病毒、德尔塔病毒以及奥密克戎初代时,全民核酸一度发挥了精准防控的关键作用。

但面对传播力极强、致病性极弱的奥密克戎二代乃至N代变异株,全民核酸是否还能跟上且不说,大规模人群聚集,反而带来意想不到的风险。

至于核酸假阳性带来的争议,更是不绝于耳。

更不用说,全民核酸看似免费,但最终都是财政进行兜底,而财政取之于民,羊毛出在羊身上,最后无一例外都是全民买单。

显然,如此高频且长期的支出,财政承受不了,民众也承受不起,整个城市的经济更面临“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选择。

所以,“国二十条”特意对此做出规定:不得扩大核酸检测范围,一般不按行政区域开展全员核酸检测,可谓与时俱进的务实之举。

这些,我们究竟做了多少次核酸,花了多少钱?

今年4月初,央视新闻曾援引卫健委数据称,疫情发生以后,我国已经完成了大约115亿人次的核酸检验。

如果加上后来更为频密的24/48小时核酸,以及这一轮疫情带来的全民核酸,总数可以想象。

一个可以佐证的数据是,正在陷入舆论漩涡的核子基因,累计已做7亿次核酸。

要知道,核子基因还不是行业最大的龙头企业,一家企业如此,全国的规模也可想而知。

那么,百亿次的核酸,究竟花了多少钱?

这方面,仍无官方数据发布,但从上市核酸企业的财报可窥见冰山一角。

根据同花顺iFinD数据统计,截至2022年11月底,“新冠检测”相关上市企业共有109家,仅今年前三季度,共计营收为3631.80亿元,净利润共857.82亿元,有企业毛利润率最高接近90%。

这还只是为数不多的上市企业,像做了7亿次核酸的核子基因还在准备IPO,至于各地的中小核酸企业更是不计其数。

这些钱,最终都是来自于财政,来自于全民支出,必然面临难以持续的困境。

当然,解封并不意味着放弃防控,“去核酸化”也不意味着全面取消核酸检测。

解封的背后,是精确划分高风险区与低风险区。

当高风险区可以精确到楼栋乃至楼层时,过去那种动辄因几例就全城静默的现象也就不复存在。

去全民核酸化的背后,是将重点放在重点人群身上,腾出更多精力和财力用在更重要的事情上。

正如广州疫控所说的,“不按行政区域开展全员核酸检测,不代表不开展核酸检测,而是优化为对风险岗位重点人群分类开展固定频次的检测,对重点机构开展抽样检测,筑牢第一道防线”。

当医疗防控人员从全民核酸的岗位上解放出来,当众多财政资金从百亿级别的核酸检测中释放出来,我们不仅有更多力量应对医疗挤兑,也有更多资源筑牢科学防线。

当核酸不再是生活的一切之后,当下最重要的无疑是疫苗、药物、医疗和重症床位建设。

只要做好这一切,相信疫情的寒冬很快就会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