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辅导老师:一天工作超12小时,背负150万续费KPI

如果在线大班课模式利好在线教育机构和主讲老师的前提,是以“透支”辅导老师为代价,那么,这样的模式终究不能长久。

来源:子弹财经;原标题:《被“遗忘”的辅导老师:一天工作超12小时,年薪仅8万,却背负150万续费KPI》;作者:黄燕华;编辑:冯羽

如果要问2020年资本更愿意重仓何种在线教育模式,那么答案中一定包含“在线大班课”。

之所以这样说,原因很简单:今年以来,猿辅导作业帮相继完成10亿美元、7.5亿美元大额融资,力挺它们的资方包括腾讯、高瓴、红杉、软银和IDG等顶级投资机构;且在短短不足半年时间里,跟谁学市值便暴增了200亿美元。而这些企业恰恰都是在线大班课模式的忠实追随者。

当然,乘上在线大班课风口的还有主讲老师。比如,今年5月清北网校在发布的网课教师社招中,打出“一线名师,清华、北大毕业生优先,年薪200万,上不封顶”的宣传语;8月,有道精品课也抛出“保底年薪50万,优秀者可超100万、解决北京户口”的优厚待遇,以吸引2021届优秀毕业生来做网课老师。

不过,作为在线大班课的另一类“存在感低”但又极其重要的参与者——辅导老师,他们的生存环境却是另一番景象。

他们背负着150万的年续费业绩,过着“非正常”上班族的忙碌生活,却只拿着不到8万的年薪,还随时面临被裁员的风险。

同属在线大班课服务的提供者,为何机构、主讲老师和辅导老师面临完全不同的境遇?在线教育加速狂奔背后,辅导老师们被抛下了吗?

300亿美元市值和200万元年薪

近两年,凭借力压在线一对一和小班课,在线大班课站上了在线教育新风口。而作为重度参与者,在线教育机构无疑是在线大班课风口的受益者。

最典型也最具争议的,当属前新东方执行总裁陈向东创办的在线教育品牌跟谁学

根据招股书,自2017年聚焦在线直播大班课业务后,跟谁学营收持续保持高增长,2018年、2019年Q1分别实现营收3.97亿元和2.6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超3倍和近5倍。净利润更是扭亏为盈,从2017年净亏损8696万元增长至2018年净利润1965万元。

随着跟谁学在纽交所敲响上市钟声,国内首家规模盈利的在线教育上市公司终于出现。此后,跟谁学因业绩持续表现亮眼,一度被资本捧上云端。其市值分别于今年2月20日、7月9日及8月7日,首次突破100亿美元、200亿美元和300亿美元大关。这也意味着,不足半年,跟谁学市值涨了200亿美元。

即便今年2月以来,遭遇灰熊、香橼、天蝎及浑水等知名沽空机构累计做空12次,跟谁学的股价依然坚挺。截至10月12日收盘,跟谁学股价报114.55美元,总市值仍高达273亿美元。

当然,受资本追捧的远不止跟谁学一家,还有其强劲的对手猿辅导作业帮

今年3月31日,在线教育公司猿辅导官宣获得10亿美元G轮融资,高瓴资本领投,腾讯博裕资本IDG资本等跟投;6月29日,另一家在线教育品牌作业帮也宣布已完成7.5亿美金E轮融资,方源资本和Tiger Global领投,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软银愿景基金一期等新老股东跟投。

本以为猿辅导、作业帮两家今年的融资竞赛将告一段落,可时隔仅5个月后,媒体便传出“猿辅导即将完成新一轮12亿美元融资”的消息。紧接着,上个月又传出“作业帮已启动约6.5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消息。

“网传猿辅导新一轮12亿美元融资金额不准,实际应该是17亿美元。而作业帮实际正在谋求10亿美元融资,也并非此前传出的6.5亿美元融资。”近期,有知情人士向「子弹财经」透露。


业绩飙升、市值暴涨和融资强劲等利好消息频频进入大众视野。与此同时,头部在线教育机构今年暑期交出的答卷亦可圈可点。

8月31日,作业帮公布2020年暑期业绩:暑期付费课学员总人次780万,同增超390%;暑期正价班学员就读人次超171万,同增超350%。同一天,有媒体报道称,截至今年秋季,猿辅导K12正价在读学生人次将达370万左右。次日,网易有道亦首次对外公布暑期业绩:在今年7月1日至8月31日的两个月中,有道精品课K12正价课付费人次超46万,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长超500%。

除了在线教育机构,主讲老师也是在线大班课风口下的受益者。

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网易有道旗下在线教育品牌有道精品课K12主讲老师年薪过百万的人占比45%;今年5月,字节跳动旗下K12在线教育品牌清北网校,更是在发布的一则网课教师社会招聘中,打出了“年薪200万上不封顶”的宣传标语。

8月5日,有道精品课再度宣布,面向2021届毕业生招聘顶尖人才做网课老师,年薪保底50万;更有跟谁学称其目前聘用的教师平均教龄在10年以上,平均年薪超过200万元。

年续费业绩150万

不过,一直以来,在外界几乎无存在感的另一类群体——辅导老师,他们虽同为在线大班课的重度参与者,但却并未如在线教育机构或主讲老师那般,成为在线大班课风口下的幸运儿。

那么问题来了,辅导老师究竟是做什么的?

K12在线教育资深从业者刘瑞(化名)告诉「子弹财经」,辅导老师的工作职责不仅包括跟家长电话沟通学生学情,加对方微信,家长微信群建立及后续运营管理,比如,每天在微信群里发学习资料,还包括提醒学生上课,批改作业、答疑,引导家长续费及扩科联报等内容。

“在线教育机构对辅导老师有五个‘率’考核:完课率、续费率、扩科率、退费率和作业提交率。”他补充道。

那么,到底是怎样一群人在做辅导老师? 

“辅导老师中女性占比高达80%,年龄基本在22-25岁之间。”刘瑞表示,从事辅导老师一职的多是师范大学应届毕业生,同时也包括那些考研、考事业编制或公务员失利的大学生,和那些没找到其他工作的大学生。

事实上,辅导老师规模极其庞大。这部分人群通常占到主打在线大班课的头部机构员工总数的一半左右。“比如,目前跟谁学员工总数为2万人,仅辅导老师人数就达到1万人。作业帮员工总数为2.5万人,辅导老师为1万人。”刘瑞透露。


需要指出的是,辅导老师虽规模庞大,但个体的工作强度并不小。

据刘瑞介绍,辅导老师一周的工作通常是这样的:他们每周二、周三休息,周四工作时间从中午12点到晚上10点,除去一小时休息时间,工作时长达到9个小时,同时至少要刷三遍讲义,以做到对本周上课内容足够熟悉,还要大量刷题,以解答学生各种疑惑。

周五晚上课前,辅导老师需要微信或电话通知家长让孩子上课,如遇学生无法上课,需记录原因并与家长沟通观看直播回放时间,其他工作时间要大量做题和答疑;到了周末,工作时间调整为上午9点到晚11点,工作时间长达12个小时,还有就是批改学生上完课后提交的作业,并通知学生及时改正作业,其他工作内容照旧,周一与周五工作内容相同。

但这显然不是他们工作的全部内容。

根据公司明文规定,无论是否休息,他们被要求必须保证手机24小时开机,像那些中、高考学生,经常在凌晨12点至1点期间提问题,辅导老师必须在6-10小时之内回复并完成答疑,否则就要被扣钱。

他们时时刻刻都要盯着手机,以免漏回学生家长信息。“有时,数百条信息中有一条未回复,家长很可能就会投诉。”刘瑞说道。

“一些头部在线教育机构甚至将辅导老师每周休息时间从两天缩至一天,平时下班时间由晚上10点延迟至11点。”刘瑞不禁吐槽道。

不仅如此,辅导老师似乎“不配”拥有节假日。刘瑞坦言,按公司规定,辅导老师每年只能在大年三十那天回家过春节。“因为他们大年三十还要上课。”即便赶上今年疫情,辅导老师也早在正月初五就开工了。

除了高强度工作,辅导老师还背负着上百万续费业绩指标压力。

刘瑞向「子弹财经」算了一笔账:如果每名辅导老师单季完成300个学生家长续费,续费单价为2000元,每名辅导老师一个季度的续费金额即为60万元。同时,鉴于教育行业的特殊性,一年只有三个季度续费,这样一来,每名辅导老师一年能续费180万元,再刨去因退费等原因造成的影响,最终每名辅导老师年续费总额约为150万元。

年薪不足8万

尽管部分头部机构平均每名辅导老师年续费总额能高达180万元,但按照刘瑞的说法,绝大多数在线教育机构要想真正盈利,平均每名辅导老师的续费金额要达到250万元/年才行。

“辅导老师是在线教育机构的窗口,代表公司的形象。”刘瑞解释道,作为学生家长的直接接触者,辅导老师如果没有服务好他们,他们对公司印象就不好,自然也就不会续费,进而导致公司收入减少。“辅导老师是直接给公司带来钱的人。”他说道。

然而,与工作强度大、续费业绩高及岗位极为重要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辅导老师的薪资待遇极低。

“辅导老师正在由一线城市集体向二线城市大迁移。”刘瑞透露,去年12月,猿辅导在北京已经不设辅导老师岗,而是将其转设在成都、武汉、济南、郑州、合肥、西安,天津和南京等师范大学集中的城市。“目前,学而思网校在北京还剩100多个辅导老师,而跟谁学和作业帮分别还剩数百个辅导老师。”

他还提到,之前在北京,辅导老师平均月薪为1.2万元,远不及主讲老师,现在迁至西安、郑州等二线城市,平均月薪更是减少至6000元,可谓直接腰斩。此外,很多在线教育机构也不会为辅导老师缴纳公积金,即便为他们缴纳社保,也只是按最低标准,较北京等一线城市少缴了10%。

如果说给辅导老师降薪的同时,在线教育机构会从其他方面给予一定补助,那么,辅导老师的生存现状或许还不至于这么惨。

“二线城市的辅导老师年薪实际仅为5-8万元。”刘瑞坦言。他以西安举例,一些头部在线教育机构对外招聘二本应届毕业生,只给到3500元的底薪,且单休、不管饭、更没有下午茶,晚上11点下班后打车只给报销15元。“光打车费,辅导老师一个月就得多花八九百元。”

不但补助缺失,辅导老师还时常会遭遇“无理克扣”。

一种情况是,如果所带学生中出现不观看直播回放、不提交作业以及不改正作业等现象,即便是学生家长方面的过错,比如有的学生压根就不想上辅导班,家长非要给他报名,在这种情况下,辅导老师也难逃“被扣钱”的厄运。

“因为如果学生不按要求来,成绩就无法得到提高,由此会导致家长非但不续费,甚至投诉、要求退费等一系列恶劣反应。”对于在线教育机构这一做法,刘瑞表示理解但不认同。

甚至还有一种情况是,有时学生因客观原因无法正常上课,辅导老师也会惨遭扣钱。“辅导老师的工作,有时候真的很难做。”刘瑞说道。

4机构裁掉1万名辅导老师

大多数时候,辅导老师的命运还一直和机构的招生政策息息相关。

众所周知,教育行业具有极强的季节性特征。在教育圈,也一直流行着“得暑假者得天下”的规律。

当然,这不是故意夸大暑期之于K12教育机构的重要性。毕竟,这一时段是所有K12教育机构争夺生源和提升用户数据的重要窗口期,暑期的用户增长会直接影响它们一年的用户走势和营收。

正因为重要,所以每当在暑期生源大战开始前,各大主推大班课的K12在线教育机构总会提前储备好辅导老师。

根据「子弹财经」此前报道,早在今年5月底,学而思网校、猿辅导、跟谁学及作业帮等各家便定下了暑期招生规划,在暑期来临前,要完成的辅导老师储备量分别为1万名、9000名、6000名和5000名。

因此,暑期自然就成为各辅导老师最为繁忙的时期。

“每到暑期,辅导老师就明显要比平时辛苦得多。”刘瑞坦言,今年暑期,辅导老师每天上班时间从早上9点到晚上11点,除去两个小时的午饭和晚饭时间,一天至少工作12个小时。期间,有20%的新招辅导老师因不堪劳累、分到学生少导致无法赚到钱等原因,最终选择离职。“他们大多都只拿到4000元左右的底薪。”

优胜劣汰是市场亘古不变的法则。辅导老师如果因为能力弱、经验不足等个人问题,被在线教育机构“抛弃”也就无可厚非。

不过,令人不解的是,那些努力扛过暑期招生大战的辅导老师,最终却没能躲过在线教育机构的“暴力”裁员。

“暑期结束后,在线教育机构就不需要那么多辅导老师了。”刘瑞透露,9月份之后,在线教育机构就以6个月试用期不合格为由,再陆续裁掉50%的新招辅导老师。至此,70%的新招辅导老师离职。“今年8月底,仅头部四家在线教育机构,就合计裁了1万个辅导老师。”他表示。

在刘瑞看来,在线教育机构敢这样做的原因在于它们对大四学生的熟悉。“9月-11月,除了备战考研和公务员考试的大四学生,其他大四学生大部分会选择出去找实习工作。”

事实上,目前在线教育机构不会通过社招的方式引入辅导老师,而是直接校招。刘瑞解释称,毕竟大四学生的实习工资也就2000元/月,且无需缴纳五险一金。同时,相比大四学生,社招的人一般无法接受周二周三休息、晚班以及低薪。“在线教育机构已经通过低成本找大四学生实习来填补秋季辅导老师的‘窟窿’,同时也是为寒假招生旺季做准备。”

当然,那些“有幸”暂时留下来的辅导老师,通常也不会因此长期服务在线教育机构。

“女辅导老师一般干两年就走了。”刘瑞表示,一方面因为大部分辅导老师是未婚女性,鉴于辅导老师的休息时间被安排在周一至周五期间,如果她们要解决单身问题,一般只能从公司内部找。可问题是,公司禁止办公室恋情,导致很多女辅导老师找不到对象。 

另一方面,因为辅导老师基本都是上晚班,而上晚班显然很累。由于长期熬夜劳累,很多女辅导老师出现身体虚胖、头发变白、脸上起皱纹和皮肤变差等不良现象。“更重要的是,中秋国庆等假期需要上班,无法陪伴家人和朋友,且挣不到啥钱。”

“离职的辅导老师通常都把公司现员工微信删了,因为觉得被公司欺骗了,他们往往都是带着怨气离开的。”当被问及离职的辅导老师是否还与公司在职员工保持联系时,刘瑞如是说道。

结 语

不可否认,在线大班课模式既让从业者以及外界看到了在线教育机构盈利的潜力,也吸引了大量资本疯狂涌入,还让在线教育热度持续飙升。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