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止IPO!小影科技冲刺“视频剪辑第一股”梦碎

小影科技面临内忧外患。

去年9月,小影科技创业板IPO获得受理,不到一年时间,近日深交所官网显示,小影科技创业板IPO处于终止状态。

小影科技成立于2012年6月,创始人韩晟是一名75后创业者,先后在上海交通大学和复旦大学完成学士和硕士学位。创立小影科技之前,他在美国虹软有十余年工作经历,对视频剪辑领域有丰富经验积累和思考。

在小影科技身后,也站着创新工场、达晨财智等一众知名投资机构。小影科技冲刺A股期间,公司业务合规性被监管层接连追问两次。

在首轮问询中,深交所要求小影科技结合《广告法》《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分析说明公司对在公司产品中发布的广告是否承担内容监管的主体责任,公司产品中广告内容境内外发布的合规性和权责划分情况;此外,说明开展直播业务过程中是否存在不符合业务开展条件与资质开展业务的情况。

二轮问询中,深交所要求小影科技区分境内、境外产品,说明境内外产品在运营内容上的差异,若公司仅在境外提供相关产品或功能,说明具体运营的国家或地区,仅在境外运营的原因,相关产品或服务的合规性等问题。

针对上述疑问,小影科技进行了详细解释,均称公司经营、业务合规。

在小影科技回复了两轮问询,更新3版招股书后,最终失去“视频剪辑第一股”的桂冠。

一年入账3.85亿,但七成收入仅靠单一产品

小影科技主要产品小影(VivaVideo)、VivaCut和节奏酱,分别是面向大众用户、专业用户和模版视频创作用户的第三方视频剪辑APP。

2019-2021年,小影科技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1.96亿元、3.02亿元、3.85亿元;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5053.15万元、4316.9万元、8201.86万元;对应实现扣非后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1046.35万元、4684.43万元、7428.23万元。

从产品结构来看,小影科技存在单一依赖症。

在三大产品体系中,小影(VivaVideo)为“骨干”产品。主要为为大众用户提供完善的基础剪辑功能,例如时间轴展示、添加背景和字幕、多种视频比例、多轨道音乐、语音转文字等。产品具备丰富的特色素材,包含字体、贴纸、音乐、滤镜、特效和转场等。

报告期内,小影(VivaVideo)的订阅收入分别为1.56亿元、2.4亿元和2.46亿元,占小影科技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9.91%、79.56%和63.92%。

从商业模式来看,三大产品以订阅业务收入为主,即会员付费收入。部分收入来源于互联网广告服务业务及直播业务。

其中,小影科技在2018年10月推出直播产品,开展秀场直播业务。用户可以通过直播产品在线观看主播的秀场直播,与主播进行互动交流,同时用户可以充值购买星豆,并用星豆兑换虚拟礼物赠送给主播,鼓励和促进主播持续创造优质的直播内容。

但招股书显示,其直播业务在开展过程中无法有效支持主营业务发展,于2019年12月关闭直播平台,不再开展直播业务。

在订阅用户数量上,小影科技在去年也出现大幅下降。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主要产品合计订阅用户数量分别为209.13万、290.62万和210.28万。

报告期内,研发费用占比也逐渐下降,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7.29%、14.15%和14.47%。截至2021 年 12 月 31日,公司拥有发明专利 17 项,登记的软件著作权 59 项。

九成业务在海外,国内受抖音等短视频巨头冲击

从市场布局来看,这家企业大部分营收由海外市场贡献,尤其在2021年激增至九成。

报告期内,小影科技海外营业收入分别为1.19亿元、2.43亿元和3.53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0.96%、80.45%和91.81%。

目前,小影科技旗下产品矩阵已登陆全球200余国家及地区,支持10余种语言,下载量超过10亿。

相对应地,小影科技在国内市场份额不断下降。关键原因之一便是国内市场竞争加剧,随着抖音快手等平台的崛起,视频剪辑软件如雨后春笋般崛起。

国内方面,2019年5月脸萌科技专为抖音推出“剪映”,2019年7月快手推出“快影”,杭州影笑推出InShot,上海影卓推出乐秀。

与上述依靠短视频平台发展的同类剪辑软件相比,小影科技的劣势一是自身整体规模较小,面对同类产品竞争时,难以通过同等规模广告投放获取新增用户;二是相对于国有企业和上市公司,其融资渠道相对单一、融资成本较高。这也是小影科技此次率先申请上市的缘由之一。

小影科技创始人韩晟曾在接受采访时被问及“如何看待巨头冲击”时,他表示,对于中小型的公司或者一个创业团队而言,关键是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态位,做到和这些大厂不是在竞争,不是在一个零和博弈,而是去服务了不同的用户群。

“与其更好,不如不同”,是韩晟的理念之一。但从目前与“剪映”、“快影”产品对比来看,小影科技在产品功能上并没有太多差异化竞争力。

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小影(VivaVideo)在中国大陆的App Store“摄影与录像”的榜单排名分别为8、16和26名。

再看国际市场,小影科技的策略是会实时跟踪全球主要国家和地区的重大节日、新闻热点和火爆短视频等信息,及时推出相关视频创作素材、创作模板等,吸引当地用户使用公司产品进行视频创作。同时,也会根据不同国家和地区人均收入水平、竞争产品定价水平、用户消费习惯等,确定不同订阅周期的订阅价格。

但小影科技也面临多重隐忧。

招股书中,小影科技提及一个案例——2020年6月29日,印度信息电子与技术部援引《印度信息技术法案》相关规定,以“主权安全和隐私信息受到威胁”为由,宣布在印度市场下架包括“小影(VivaVideo)”、“TikTok”(抖音国际版)和“Kwai”(快手国际版)等在内的 59 款中国应用软件,导致小影 (VivaVideo)无法在印度获取新增用户,进而对该产品在印度的业务发展和收入产生不利影响。

在国外市场,小影科技也与字节跳动正面相迎,竞争者包括围绕TikTok的CapCut,此外还有韩国的KineMaster和美国的Magisto等。

此外,小影科技开展海外业务过程中面临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监管,尤其是欧洲、北美和东亚等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监管政策及监管要求更为完善,具体包括税收、知识产权、数据安全、消费者权益保护等多方面。

在小影科技的客户中,也出现腾讯字节跳动的身影。

2019年,小影科技与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建立合作关系,小影微信小程序将广告展示位提供给该客户,为广告客户提供互联网广告服务。

2020年,小影科技与两家字节跳动关联公司(分别为湖北今日头条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有竹居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建立服务关系。小影科技将产品广告展示位提供给该客户,为广告客户提供互联网广告服务。

与此同时,小影科技从腾讯购买IDC服务器租赁及CDN带宽服务、审核服务和技术服务。从美图公司购买技术服务,从科大讯飞购买语音听写系统,同时提供视频彩铃DIY模板。

曾与27名股东签署对赌协议

从股权结构来看,上市前,小影科技创始人韩晟持股27.98%,另外两位联合创始人熊永春持股6.57%,冯一飞持股0.88%。

招股书显示,在引入多名股东的同时,小影科技也签了对赌协议。

2013年至2020年,青岛鲲趣、赵维国、达晨创通、达晨创投达晨财智、财智创赢、君润恒惠、君润科智等合计27名股东在投资或受让小影科技股权时,与小影科技约定了对赌条款。

对赌条款的特殊股东权利包括清算优先权、售出事件中的优先分配权、退出权、信息获取权、优先认购权、优先受让权及共同售卖权、回购权等。

其中,小影科技与青岛鲲趣、赵维国、达晨创通、达晨创投、达晨财智、财智创赢等24名股东约定了如上市发行失败的回购权。

在招股书中,小影科技提示了对赌协议风险:“根据各方签署的补充协议,相关对赌条款已终止,且对赌条款自始不再具有效力。如果未来公司发行申请撤回或审核未通过,上述股东可能要求公司重新签署对赌协议,并可能要求在协议中约定触发公司回购义务的条件和具体安排,若触发公司回购义务的条件,可能导致公司负债增加、净资产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