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杉资本要革自己的命?

和 VC 不同的是,RIA 的监管制度要求红杉基金必须以最大化客户的利益为工作原则,客户的利益必须高于其自己作为一家投资基金的利益。此外,以 RIA 身份存在的红杉基金之后的投资活动将必须通过监管部门申报和备案的方式而公开。

作为硅谷最悠久,战绩最优秀的风险投资基金之一,红杉资本是老牌科技公司苹果、思科、谷歌、甲骨、PayPal、 Unity、Instagram、WhatsApp和Zoom 等知名科技公司的早期投资者。

而从今天起,这支硅谷最著名的风投基金将进行一次前所未有的重大调整。这次,红杉将要革自己的命,终结 VC 行业过去长达50年的基石制度,成为一家全新的,永续的投资基金。

红杉资本→红杉基金

Sequoia Capital → The Sequoia Fund

美国时间10月26日,红杉合伙人、美国业务负责人 Roelof Botha 发表文章,正式宣布这支基金将进行一次史无前例的架构调整。

具体来说,红杉将不再采用 VC 行业传统的10年周期制度,同时更名为红杉基金(The Sequoia Fund)

新基金将按照持续运转的反馈循环思路,在投资对象公司的全生命周期(种子到上市之后),都可以进行投资,并且不设退出期限,从而确保一直伴随投资对象公司的长期发展历程,帮助投资对象和LP 实现长期价值增长。

同时,红杉基金还将追随 a16z、General Catalyst 等投行的道路,转型成为注册投资顾问(RIA)

“坚韧是一种美德。我们认为它也是一种聪明的商业思路。”红杉基金在其 Twitter 账号上写道。

一、前所未有的基金架构调整

这是红杉资本自从1972年创立以来,最重大的一次基金架构调整。

红杉基金表示,传统的10年周期 VC 结构,已经不再适应今天的世界,以及明天的创始人。

Botha 在文章中直言:“讽刺的是,VC 领域的创新并没有追上我们服务对象公司的脚步。我们这个行业仍然坚守着70年代发明的10年基金周期制度。现在,芯片尺寸越来越小,软件也已经上了云端,而 VC 的业务方式却仍然像软盘一样古老。”

“曾几何时,10年的周期是有意义的。然而在今天,它所基于的假设已经不再成立,而这种周期过早地终结了投资人和投资对象之间的关系,迫使公司和投资伙伴之间,出现目标上的不一致。”

换言之,Botha 指出的是 VC 行业的一个根本性的冲突

一支 VC 基金有它预定的回报周期,基金的管理者必须在周期结束前达成回报目标。而当面对一些发展期超长的公司来说,有时这就意味着 VC 不得不在期限到达之前套现离场。这样做当然是出于对 VC 自己的投资人(LP)的负责,但也可能意味着会错过投资对象未来的更好发展机会,甚至影响投资对象的发展道路。

红杉的这一次基金架构重大调整,正是为了更好地面对这种情况。

新的基金架构大概是这样的:

  • LP 注资给母基金“红杉基金”(The Sequoia Fund)。这是一支“开放式流动性投资组合”,由红杉选定的的持久型公司的公开头寸组成;

  • 母基金将分配资本给一系列封闭式的子基金(近似但不等于过去传统的 VC 基金)。分配方法按照早期到上市的每一阶段分配,让每一支子基金参与不同阶段的投资。

  • 子基金的回报将流回母基金,并且母基金会按照子基金的表现进一步分配资金,形成资金流动的所谓“持续反馈循环”。

如果 LP 有自己的想法,例如对参与哪一阶段的投资有偏好的话,红衫基金的新架构也可以部分满足他们的要求,让他们可以选择具体投资到哪一支子基金。

最重要的是,新的红杉基金,包括其子基金进行的一切投资,都将不再设定回报期限。

“我们的唯一目标,就是帮助投资对象和我们的 LP 争取长期的价值增长。”Botha 在文章中写道。

新的基金架构显著提高了红衫在资金分配策略上的弹性。它打破了过去 VC 行业默认的退出期限,让红杉可以和投资对象之间形成更长久的伙伴关系,让投资人可以在长达“数十年”的时间周期里,以董事会成员的身份,帮助投资对象实现长期进步。

“与传奇的公司进行持久的合作,将会成为红杉基金的标志。”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转型仅针对红杉美国和新成立不久的欧洲业务。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和印度基金不受影响。

二、转型的好处?

新架构还将允许红杉基金延长持有上市公司股票的时间,从而让 LP(特别是非营利机构和捐赠基金)可以享受更长期的回报。这一改变,让新的红杉基金从某种角度来看,更像以证券为投资对象的传统公募基金了。

“在过去近50年的时间里,我们专注于发现和投资各领域的领导者,为 LP 带来了超过了同行业水准的投资回报。”Botha 在文章中表示,基金在做出如此重大的策略变化时仍然可以获得 LP 的支持,是因为多年来已经打下坚实的信任基础。

这次架构调整当中,红杉基金的投资制度和作为一支投资基金的运作形态发生了剧变,也意味着它将受到新的监管要求。为此,红杉基金将注册成为 RIA,也即“注册投资顾问(Registered Investment Advisor)

Botha 表示,注册成为 RIA 将让红杉可以为投资对象公司提供更具弹性的融资服务,同时也有利于红杉自己通过新型资产种类(如加密货币、种子轮投资计划等)获利。

红杉并非第一家注册 RIA 的风投基金。2019年,知名硅谷风投 a16z 开了了 VC 转型 RIA 的先河。紧接着,General Catalyst和Foundry Group等也跟上了脚步。

RIA 可以是个人投资顾问或者从事投顾业务的公司。如果一家 VC 转型成为 RIA,通常意味着它希望跳脱传统 VC 投资的限制,投资更多非传统资产,包括并不限于上市公司股票、任意额度的私营公司投资、其它基金等,实现投资工具和投资组合的进一步多元化(对于 VC 而言,这些非传统资产的占比不能超过基金规模的20%)

想要理解 VC 转型 RIA 的动机,看 a16z 就行了。当时,a16z 希望更加直接地参与到加密货币的投资。然而,如果只是 VC 的话,a16z 原则上只能投资加密货币公司。但一旦注册成为 RIA,它就可以直接“买币”了。

和 VC 不同的是,RIA 的监管制度要求红杉基金必须以最大化客户的利益为工作原则,客户的利益必须高于其自己作为一家投资基金的利益。转型 RIA 也对 VC 的员工背景有了更高的要求,员工必须要接受非常严格的背景调查,才能成为 RIA 或为 RIA 工作。

此外,以 RIA 身份存在的红杉基金之后的投资活动将必须通过监管部门申报和备案的方式而公开。咨询机构 GRC Group 的报告显示,VC 转型 RIA 之后,其合规成本费用可能会提升8倍。即便如此,红杉基金仍然要坚持这次架构调整和转型,因为一旦错过新的投资机遇的话,潜在的损失远比提升的成本要大。

正如 Botha 在文章里所言,的来说,传统的 VC 模式已经无法持续下去了

在硅谷,传统 VC 需要和高净值个人投资人、私募股权基金、大科技公司的风投部门、主权基金、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争抢投资机会,竞争极其激烈。特别是主权基金,这几年为了挤进初创科技市场,开出的支票大到令人难以置信。 SPAC 的出现让众多初创公司的管理团队不再需要跟 VC 打交道,也可以实现上市和套现。在这样的条件下,如果 VC 仍然固守自己陈旧的模式和人工设定的期限的话,长期来看是无法和这些对手抗衡的。

于是,越拉越多的VC走上了转型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