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被限制消费,连续两年亏损,集团股份被质押冻结,贵人鸟还有救吗?

贵人鸟已经连续两年亏损,照目前的情况看,今年实现盈利的希望也不大,如果没有资金介入重组的话,明年大概率将面临退市。

曾经的A股“鞋王”,如今的“*ST贵人”,贵人鸟还有救吗?

中国执行信息网显示,近日,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贵人鸟创始人林天福收到限制消费令,发布法院为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案号为(2020)闽02执761号,立案日期为2020年9月9日。

该限制消费令称,本院于2020年9月9日立案执行申请人国元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你单位国内非涉外仲裁裁决一案,因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对你单位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你单位及你单位法定代表人林天福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同一天,贵人鸟发布公告,公司以及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林天福、财务总监林思恩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福建监管局警示函。2019年1月至9月,贵人鸟与关联人林思亮发生关联交易,其中4000万元为贵人鸟向林思亮提供借款,形成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占贵人鸟2018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2.61%。

对于上述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事项,贵人鸟未履行关联交易审批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福建证监局决定釆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数据库。

而这只是贵人鸟危机的冰山一角。数据显示,仅2020年上半年,*ST贵人已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合计已超4亿元。

今年8月,贵人鸟发布公告,因无力清偿来自奇皇星公司250.73万元的债务,债权人已经向法院提出对贵人鸟进行重整的申请。在此之前,贵人鸟更是经历了多家银行的轮番追债,14.1亿元银行贷款全部逾期。

此外,贵人鸟集团持有的*ST贵人股份已全部处于质押或冻结状态,其中冻结数量为39654.73万股,占*ST贵人总股本的63.08%。

事实上,近年来,贵人鸟业绩持续下滑。财报显示,在2018年和2019年,贵人鸟分别实现营收28.12亿元、15.81亿元;但归母净利润在2018年首次出现亏损,为-6.46亿元,2019年亏损幅度再次加大,超过10亿元。

因其经审计的2018年、2019年年度净利润均为负值,贵人鸟自5月6日起被列入退市风险警示“黑名单”

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今年贵人鸟的业绩仍陷入低迷。据其2020年中报显示,公司今年上半年营收为5.53亿元,同比下降31.74%;净亏损约1.61亿元。公司合计负债达34.50亿元,而同时间公司资产合计为37.85亿元,已濒临资不抵债的边缘

据中新经纬,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按照当前的趋势,在现金流缺乏和债务高筑的背景下,贵人鸟2020年恐怕难以实现业绩逆转。而这意味着,贵人鸟将面临退市风险。

创始人曾登顶泉州首富,昔日高光毁于“买买买”

贵人鸟也曾是运动行业的佼佼者。

发展初期,2002年前后,贵人鸟先后邀请刘德华、张柏芝担任品牌形象代言人,迅速在品牌云集的体育用品市场一炮而红。2007年,贵人鸟押注湖南卫视《快乐男声》、东方卫视《我型我秀》等节目,又在年轻人群体掀起热潮。贵人鸟得以名声大噪。

2009年至2011年间,贵人鸟以惊人的速度开疆拓土,门店由1847家激增至5067家,营业收入更是从6亿元疯涨至26.5亿元。

据子弹财经,与耐克、阿迪等高端品牌积极抢占一、二线城市不同,贵人鸟瞄准的是三、四线城市的消费者,主打高性价比运动鞋,甚至最先将市场下沉到了乡镇一级。

深耕下沉市场也为贵人鸟换来了足够多的回报。2012年,贵人鸟的总营收达到了28.6亿元,净利润为5亿元,而同一时期,李宁的总营收虽然是贵人鸟的两倍,但净利润亏损却超过了19亿元。

2014年,贵人鸟赴上交所上市,成为当时A股唯一一家运动品牌上市公司。此后,贵人鸟股价一路飙升,市值至高超过400亿元,彼时,创始人林天福也以190亿元身价跻身2015年胡润百富榜,登顶泉州首富。

不过,贵人鸟的高光时刻并没有持续太久,上市后的首份财报就将其打回原形。2014年,贵人鸟的总营收为人民币19.2亿元,同比下降20.21%,而净利润为3.12亿元,同比下降26.27%。

总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滑,直接暴露出了单一业务的局限性和脆弱性。贵人鸟选择主动出击,2014年之后,开始布局泛体育产业。

从2015年~2017年间,贵人鸟投资了虎扑、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BOY、康湃思体育、杰之行名鞋库,购买美国篮球装备品牌AND1在中国市场的授权,同时与虎扑成立体育产业基金“慧动域”和“竞动域”。以上项目横跨互联网+体育、体育经济、赛事主办、体育保险、体育游戏、体育健身等多个领域,累计耗资超过20亿元人民币。

然而,多元化资本运作,并没有给贵人鸟带来期待中的回报。相反,盲目扩张让集团元气大伤。

2014年-2017年,贵人鸟品牌的毛利率从40.99%降至37.84%;同期,品牌营收规模从19.2亿元跌至17.96亿元;品牌的零售终端从5026家减至3730家。公司资产负债率急速飙升,从2014年的46.84%增至2017年的65.36%,财务费用从5118万元增至2.28亿元。

2018年,安踏、李宁分别跨越200亿元和100亿元的营收门槛,贵人鸟鞋服业务依然徘徊在25亿元,且毛利率只有26%,只有领军者的一半。这一年,贵人鸟全年亏了6亿元,线下总门店数净减少852家至2878家。

至此,贵人鸟陷身于经营和债务两座大山之下。

“卖卖卖”自救无果,明年或将面临退市

在“全能体育”的道路上狂奔4年之后,处于困境的贵人鸟,只能选择变卖资产自救了。

2018年8月2日,贵人鸟发布多项公告,宣布出售子公司康湃思:贵人鸟将其持有的康湃思(北京)体育管理有限公司37%的股权以及康湃思(北京)体育咨询有限公司37%的股权转让予晋江国家体育城市股份有限公司,转让金额分别为13522.21万元和811.42万元;并同意泉晟投资出售其所持有的康湃思网络30%股权予晋江国家体育城市股份有限公司,出售价款6525万元用以归还贵人鸟借款。

8月6日,贵人鸟再发公告,宣布出售所持有的虎扑13.66%的股权:同意泉晟投资将持有虎扑13.66%的股权转让予上海鼎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转让价格为27328万元,价款用于偿还贵人鸟借款本息。

12月12日,贵人鸟又一次公告:拟以3亿元转让子公司杰之行50.01%股权,作价包括杰之行股权估值约2亿元及业绩补偿估值约1亿元。

但这并没能拯救深陷各种债务的贵人鸟。自此起,贵人鸟的消息与诉讼、资产冻结、债务等词汇牢牢的绑定在一起。

2019年6月,由于贵人鸟2018年净利润出现大额亏损、集中偿付压力很大等问题,联合评级宣布将贵人鸟的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原来的AA下调到了AA-。9月,又下调到了A。到了11,又再一次下调到了BBB,评级展望为“负面”。

12月,“14贵人鸟”债券遭停牌处理。此后,由于债务违约已被债权人提起诉前财产保全,导致公司部分银行贷款到期后未能从银行再办理续贷业务。

由于流动性紧张,贵人鸟未能按期支付2019年6月向各银行申请的25亿元综合授信额度。截至今年5月底,贵人鸟在各银行的贷款余额为14.10亿元,逾期贷款及债券本金合计达25.57亿元。

今年5月6日,因为业绩亏损,贵人鸟股票简称变更为*ST贵人。根据相关规定,若贵人鸟今年净利润仍为负值,公司股票将可能被暂停上市。

8月18日,贵人鸟收到债权人人泉州市奇皇星五金制品有限公司通知,因公司不能清偿近250万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该公司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泉州中院决定自2020年9月4日起对贵人鸟启动预重整程序,预重整期间为三个月。

9月22日,贵人鸟公告称,因无法按期履行偿还债务义务,收到诉讼仲裁,涉及本金为4.06亿元。

10月23日,厦门中级法院的执行裁定书显示,林天福因未按时偿还“2016 年度第一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被列为被执行人,涉及本金80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官司缠身,贵人鸟的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林思恩持有的99.85%的股份已经被法院悉数冻结。

根据财报显示,贵人鸟已经连续两年亏损,照目前的情况看,今年实现盈利的希望也不大,如果没有资金介入重组的话,明年大概率将面临退市

未来的路在哪儿?

“致贵人鸟大股东,贵人鸟想要经营好的话,千万别乱盲目投资,做好主业就行,要求稳,不要把经营资金分散了,搞的抗风险能力太差,有个市场波动就造成今天这地步,以此为鉴!吸取教训!定能成功!”股吧中,一名投资者贴出的这句话十分醒目。

事实上,“回归主业”正是贵人鸟近年来始终坚持的战略。贵人鸟相关负责人此前表示,自聚焦主品牌贵人鸟以来,贵人鸟品牌2019年实现营收11.1亿元,营销费用也有所降低,毛利率上升了7.71%。

不过,据北京商报走访发现,虽然在北京能查询到的贵人鸟店铺不少,但真正坚持营业的也仅剩3家。在西单法雅体育店内,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贵人鸟也只是销售库存产品,很久没有新品上市了。

相比而言,在贵人鸟天猫旗舰店内,虽然贵人鸟有新品发售,但实际购买者并不多,反而在库存促销区的交易比较频繁。由于多数库存商品的价格都低于100元,购买的消费者评价皆为性价比超高。

贵人鸟的主业还有发展前景吗?

“实际上,在上市之前,贵人鸟的表现就不是很好,而且销量也不能位入前五名。我不是很乐观。”制鞋业独立评论员马岗对国际金融报表示,从地区角度来看,它的销售并不平衡。此外,该品牌的基本布局是在第三、四和第五线市场,在城市化的背景下市场份额受到了影响。

“下一步将是看它如何‘挽救’了。”马岗表示,运动品牌领域的市场发展不会越来越好,但集中度会进一步提高。如果没有核心竞争力,贵人鸟将很难专注于其主要业务。

此外,与所有面临危机的品牌一样,贵人鸟也期望在新零售上能率先突围。按照贵人鸟的规划,拓展线上销售渠道,创新线上营销模式,将成为促进商品销售转化的重要手段。

除主品牌外,贵人鸟收购知名网络电商名鞋库、国际网球品牌PRINCE及获得篮球品牌AND1品牌运营授权,通过丰富品牌种类,尝试线上线下多渠道营销等方式,积极拓展成为多品牌、多市场、多渠道的体育用品公司。

不过,想要发展新零售和新品牌并非易事。贵人鸟方面也坦承表示,PRINCE及AND1是全新的品牌,中国消费者对新品牌的认知和接受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现在贵人鸟最好的结局是找到接盘者,结合资本运作债务重组。”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分析认为,贵人鸟最大的难题是上市公司流动性差,但由于贵人鸟包袱太重,恐怕很难有人愿意全盘接收,能否重回健康持续发展的轨道,前景难言乐观。

(钛媒体编辑刘萌萌综合自中新经纬、子弹财经、证券时报、北京商报、国际金融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