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手机市场还会有第二个华为吗?

直到第三季度结束,华为还手握中国手机市场接近45%的份额。贾沫表示,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高端手机市场,手机均价将近400美元,比许多西欧国家还要高。作为OPPO的子品牌,Realme早在去年5月便宣布回归中国市场。截至今年第三季度,vivo已经连续8个季度稳居中国市场份额第二。接下来的一年里,中国手机行业显然少不了一场更为激烈的新厮杀。

谁也没有想到,手机市场的变化会来得这么快。

直到第三季度结束,华为还手握中国手机市场接近45%的份额。渠道商们本可以轻松地继续跟着华为前进,然而突如其来的国际局势变化,打乱了他们的节奏。

“虽然很多用户在等华为解决芯片供应,但如果时间持续超过半年,难免会忍不住离开。”天翼电信终端有限公司福建分公司副总经理陈峰无奈地对界面新闻表示,他们需要一个更好的保障。

国际市场研究机构Canalys的数据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华为手机出货3420万台,仍处于领导地位,但其国内手机出货量出现2014年以来首次下跌,其市场占有率自去年同期的42.5%跌至41.2%。

接受采访的渠道商们无不为华为的遭遇感到惋惜,但在消费者需求和商业利益面前,寻找华为的替代者,已经迫在眉睫。

华为手机丢失的份额,我们要从别的手机品牌里找回来。”一家山东大型手机卖场负责人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不仅如此,华为的竞争对手们也开始恢复对中国市场增长的期待。

Canalys分析师贾沫直言,“谁能啃下华为失去的市场,谁就是中国老大。”

新一轮的群雄逐鹿开始了。

中国卖高端机行得通

从目前销量上来看,在200美元~600美元(1500元~5000元)价位段上,将是新一轮手机市场竞争的重点区域。

数据来源:Canalys

接受采访的渠道商均表示,由于苹果发布了iPhone 12,得以在第四季度5000元以上的份额区域一骑绝尘,中低端的竞争则由OPPO、vivo、小米主导。

除此之外,3000元~5000元价位段,是每家手机厂商火拼最为激烈的阵地

贾沫表示,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高端手机市场,手机均价将近400美元,比许多西欧国家还要高。这表明中国存在大量高端消费群体,卖高端机是行得通的。

无论对于渠道还是厂商来说,高端机都是更优的选择——不仅利润更高,且能增强消费者的忠诚度,一定程度上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华为正是凭借高端价位上的P系列和Mate系列的表现,奠定了稳固的品牌基础,进而开拓了更广泛的市场。

在头部厂商中,每家公司针对高端系列都早有布局,比如小米10系列,OPPO的Find系列,以及vivo的NEX系列。这些价位段的手机,都会是渠道们下一步考虑的主要目标。

除头部品牌之外,一些腰部品牌也陆续成为渠道商的合作伙伴。比如上述福建电信渠道,在3000元~5000元价位段上,增加了三星、一加和realme。

陈峰认为,三星是一个有特色的厂商,在中国认知度非常高,而且可以实现全产业链的元器件自给自足。更关键的在于,三星在内部启动了“重返中国”计划。

相比而言,一加的打法有点像苹果,一年只出两款精品,卡在3000元~5000元价位段,并凭借线上和海外的知名度以及产品本身的用户口碑,开始在国内受到欢迎。“在高端手机里面,一加(手机价格)算是黄金的价位段区间。”陈峰说。

苏宁的数据则显示,今年双十一期间,苏宁线上渠道3000元~5999元价位段安卓手机销量,一加排名第三,仅次于华为、小米。“一加下半年销量环比上半年增长152%,明年预计能翻几倍。”苏宁手机业务品牌负责人说。

在贾沫看来,渠道商在努力寻找新的合作伙伴,一方面是缘于华为,另一方面,渠道有非常大的利益点,因为和新兴品牌谈判,可能会拿到比之前更好的利润

“对运营商来说,品牌丰富一些,对供应链会是一个更好的保障。”陈峰说。

上述山东渠道负责人则更为现实,“如果同样价格,A产品我们挣200块,B产品我们挣300块,那明年我一定会推B产品。利润对渠道非常重要。我建议那些第一次做线下渠道的厂商,要首先保障渠道商的利润。”

中国第一,很可能就是全球前三

对华为的竞争对手们而言,这鲜有的空窗期稍纵即逝,谁也不愿意错过。

小米是在华为遭遇危机之后,第一家明显受益的手机公司。

2020年第三季度,小米作为国内手机出货量唯一增长的厂商,实现了19%的年比增长,出货1050万台智能手机,并且缩小了与前三名的差距。

从销售均价上来看,小米在200美元~400美元,以及600美元以上的价位段上,有了明显的份额长进。

就在几天前,小米集团中国区总裁卢伟冰说,在渠道方面,未来一年要让每个县城都有小米之家。

另外一家想要把握机会的厂商是OPPO。今年4月,OPPO宣布任命副总裁刘波为中国区总裁,夯实了中国市场战略地位。在9月份,OPPO提出下半年全球整体销量预计在之前基础上提高至1亿部,中国区下半年销量预计提高30%以上。

一加则想在中国市场破圈。同是今年4月,一加手机CEO刘作虎出现在罗永浩的直播卖货现场,用当下国内最热门的方式卖起了新手机。在过去,一加主要风靡于北美和印度市场。

“以前一加线下没有专门对接人,最近终于有人对接,个人认为会是明年的黑马。” 上述山东渠道商负责人说,一加上了新品之后,明显在3000元到5000元价位段拉走了一些客户,以前基本上只属于华为。

作为OPPO的子品牌,Realme早在去年5月便宣布回归中国市场。其最早在印度起家,销量增长迅速,主要面向中低端用户。

相比上述品牌的突进,vivo在中国区的表现显得更为稳健。截至今年第三季度,vivo已经连续8个季度稳居中国市场份额第二。

而荣耀在被华为卖出之后也正在加紧备战。除了获得多家渠道商入股之外,荣耀还在继续加大线下渠道的拓展。按照任正非的表述,“荣耀要做华为最强的竞争对手”。

“华为的竞争对手们将会试图在第四季度加速填补其留出的渠道空缺,并且争相接管华为的广告以及零售资源。”贾沫说,如果某一手机品牌成为中国第一,那便意味着很可能是全球前三,这也是促使手机厂商争相跟进的主要考量

不会有第二个华为

华为在中国市场的成功路径源于几年前的Mate 7系列。当时华为内部已能实现芯片自主研发,且在品牌方面一直长期投入,加上中国政府提倡信息安全自主可控,以及国际局势的变化影响,推动华为手机走向了巅峰。

如今,手机行业普遍认为,产品力、渠道能力和品牌能力,成为了手机公司成功的三大要素。

就目前的国产手机厂商而言,产品力和渠道力都几乎达到“满格”,唯有在品牌上后劲不足。

贾沫以苹果为例,安卓厂商论产品不会输给苹果,渠道方面OV和小米等肯定更优秀,差的就是品牌。

“当前(面对)国际关系新格局和国内科技的创新理念,消费者不仅仅看重国产品牌,还对核心技术(如芯片)开始有更多要求,但对华为之外的国产厂商来说,这需要一些时间。”陈峰认为,如今的手机市场竞争,只能是华为留出的空档期里的增长,完全复制华为是比较难的。

如何在华为、苹果之外占领用户心智,成为一众国产手机品牌最为核心的挑战。

过去1个月,OPPO提出了“致善式创新”,并发布了以技术为驱动的折叠屏概念性产品。vivo也更新了新系统OriginOS,试图在手机软件赛道上补足短板,增强综合实力。包括厂商、供应链、渠道商们都在加足马力应战。

接下来的一年里,中国手机行业显然少不了一场更为激烈的新厮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