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作者:无梦、樊学长,校稿:辜汉膺,编辑:格瓦斯,头图来自:视觉中国当地时间2022年2月2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向全国公民发表关于乌克兰问题的电视讲话,给出了俄罗斯官方版的历史解读:“乌克兰对我们来说不只是一个邻国。它是我们自己的历史、文化和精神空间的一个组成部分。”

当地时间2022年2月2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向全国公民发表关于乌克兰问题的电视讲话,给出了俄罗斯官方版的历史解读:“乌克兰对我们来说不只是一个邻国。它是我们自己的历史、文化和精神空间的一个组成部分。”

直接承认了▼

同时,普京签署了总统令,宣布承认“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并签署俄罗斯与”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的友好合作互助条约,同时命令俄罗斯军队在那里执行“维持和平”的任务。

先丢了克里米亚,然后是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找到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

其实,这只是自2014年颜色革命以来,一系列地缘灾难的延续。背后是后冷战时代,试图遏制俄罗斯的美国、不信任俄罗斯的欧盟、希望收回原有势力范围的俄罗斯之间残酷博弈的结果。

现在真的是,四面楚歌。敖德萨和哈尔科夫也要注意下▼

第聂伯河分开两个乌克兰

早在2014年,乌克兰亲欧派与亲俄派矛盾激化,前者取得了政权,后者则索性在顿涅茨克、卢甘斯克、敖德萨、哈尔科夫等地组成民兵,进攻州政府,试图夺取当地政权。

在这次冲突中,导致了包括平民在内一万余人死亡。东部亲俄武装控制了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的部分地区,分别成立了“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最终两方签署了停火协议,实现了偶有零星战斗的停火。

实控区其实是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的南部▼

至于为什么民兵武装如此神勇,按照乌克兰的说法,他们受到了俄罗斯的大力支持。甚至出现了来自莫斯科的“游客”率先冲进州政府大楼,把乌克兰国旗换成俄罗斯国旗的情况。

今年以来,俄乌边境局势日益紧张,各方博弈扑朔迷离。在当前十分紧张的局面下,普京宣布承认这两个“共和国”,可能将使形势朝着更加复杂、危险的方向发展。

事实上,乌克兰内部的民族矛盾由来已久。由于历史上的原因,乌克兰东西部大致以第聂伯河为界,在语言、文化、宗教等诸多领域都存在着较大的不同,而这也给乌克兰今日的分裂埋下了隐患。

第聂伯河流域相当宽广,地跨乌克兰、白俄罗斯、俄罗斯三国,也正好将乌克兰分为东西两部分▼

此外,乌克兰东部地区盛产煤,在沙皇俄国和苏联时期一直都是非常重要的工业基地,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早在19世纪左右,便得到了英国商人的投资,开发工矿业。顿涅茨克更是一度成为当地的工业中心。

内战期间的海报,直接把顿巴斯称为:“俄罗斯的心脏”(图:Wiki)▼

哪怕在苏联解体后,乌东地区(尤其是哈尔科夫、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三州)仍然是白俄罗斯和俄罗斯工业配套链条上的重要一环,较高的工业化和城市化水平也让人民生活较西乌富裕。由于受俄罗斯影响很深,这里的人普遍信仰东正教,讲俄语。

与以重工业起家的东部地区相比,乌克兰西部主要以农牧业为生,人民生活水平相对较低。在历史上,乌克兰西部曾经长期被波兰-立陶宛联邦统治,有着强烈的天主教文化背景,使用乌克兰语和波兰语的人明显更多。再加上二战前后,与苏联政府有关的种种不愉快记忆,在政治倾向上也更加亲欧反俄。

可以说,一旦双方在利益诉求方面出现分歧,且政府没有很好地调和东西部的利益分配,就很容易导致冲突,进而演变为街头抗议和一系列示威活动。在此基础上,乌克兰所处的地缘位置就决定了各方势力都极有可能利用它国内的矛盾,来实现本国的利益诉求。

在东欧,能满足这些要素的国家就是乌克兰,西边亲欧东边亲俄,一有事两边就疯狂对冲(用莫洛托夫鸡尾酒,图:Flickr)▼

外部势力玩火的平台

欧美国家的想法相对直白——将尽可能多的国家拉入自己的阵营,从而在欧洲和中东地区打造一张针对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全方位包围网,彻底堵死俄罗斯的地缘缓冲空间,因此它们不惜花大力气在东欧和中亚多国策动颜色革命,而乌克兰只是这个链条上的一环罢了。

对俄罗斯而言,事情则要稍微复杂一些。

苏联解体后,北约东扩的脚步昼夜不停,反导系统已经架到了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一旦乌克兰再投入西方国家的怀抱,那么俄罗斯漫长的陆地国境线将再无屏障,不得不直面西方国家黑洞洞的枪口,因此必须给自己设置一个缓冲带。

夹在北约与俄罗斯之间的乌克兰,想左右逢源,必须得软硬实力都超群▼

此外,克里米亚半岛始终是俄国人心心念念的地方——1954年,赫鲁晓夫为了彰显俄乌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大笔一挥,将克里米亚州划归到乌克兰名下,而苏联解体时,由于美国老布什政府主张各加盟国应维持原有的边界,因此克里米亚也被乌克兰人名正言顺地拿走了。

从今天来看,这不仅意味着俄罗斯人必须坐看乌克兰人掌控亚速海的绝大部分海岸线,还意味着塞瓦斯托波尔这一黑海良港不再属于自己,这对自叶卡捷琳娜大帝时期便极为重视黑海制海权,并极度依赖黑海—土耳其海峡—地中海航路与欧洲进行贸易的俄国人自然无法接受。

黑海最重要的两大节点:伊斯坦布尔、塞瓦斯托波尔,没有塞瓦斯托波尔,俄国黑海舰队便聊胜于无▼

最后,由于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因为历史原因对俄罗斯极不信任,因此俄罗斯与欧盟之间的陆地物流(包括货物和天然气、石油)相当依赖乌克兰。从俄罗斯出发,由乌克兰向西,可经斯洛伐克、捷克到达德、法两国,向南可经罗马尼亚进入巴尔干半岛。可以说,俄罗斯只要牢牢地把握住乌克兰,就掌握了自己的贸易生命线。

密布于乌克兰的油气管道,每年都能从能源贸易中收大量过路费▼

因此对俄罗斯人来说,乌克兰(至少是乌克兰的一部分)是绝不能逃出自己五指山的。

基于以上的考量,在2014年针对亲俄前总统亚努科维奇的街头抗议迅速升级为颜色革命后,俄罗斯这一派兵进驻克里米亚将其并入俄联邦,同时支持乌克兰东部民兵武装与政府军长期对抗的选择也就不显得奇怪了。

占领克里米亚后,俄罗斯人展现出了惊人的效率,仅用了4年时间就在连接亚速海和黑海的刻赤海峡上修建了一座长达19公里的公路铁路两用桥(即刻赤海峡大桥),并基本控制了海峡的通行权。

2018年11月25日,隶属于乌克兰海军的三艘军舰在试图通过刻赤海峡,以回到自己位于马里乌波尔的母港时,因没有遵守俄方制定的程序而遭到了俄方警告,俄海岸警卫队随后展开炮击,并俘虏了三艘船只和船上的二十四名水手。

尽管这一事件最终以俄方释放全部水手、送还舰只(但扣押了弹药和航海日志)告终,但此事可以视为俄罗斯人对亚速海和刻赤海峡毫不掩饰的宣誓主权之举。

刻赤海峡和刻赤海峡大桥(图:Sentinel-2)▼

经此一事,在通行权被俄方完全掌握的情况下,乌克兰的亚速海海岸线基本失去了战时价值,只在“俄方认定的和平时期”拥有自由通航的权利。

而在拥有大量黑海海岸线的克里米亚被割走,另一个拥有大量黑海海岸线的敖德萨州同样有亲俄势力活动的情况下,乌克兰曾经漫长的出海口现在只剩下尼古拉耶夫和赫尔松两个州还算可靠了……

完全就是被掐着脖子的状态▼

四面受敌的弱国境遇

雪上加霜的是,位于乌克兰西南部的邻国摩尔多瓦,同样有一个一直谋求加入俄罗斯的分裂主义地区——“德涅斯特河沿岸摩尔达维亚共和国”,即中文互联网上的“德左”,这一地区一直有超过1000名俄军驻扎。可以说,除去战乱不休的东部,乌克兰南方的安全同样难以得到保证。

不过这还没完,乌克兰曾经最忠实的盟友、重要的北方邻国白俄罗斯也与自己“割袍断义”。

要么硬着头南下,要么回头认错再“结义”,看来,乌克兰是选了南下,试图强行融入▼

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后,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始终坚持认为克里米亚属于乌克兰,不承认俄罗斯对其的“非法占领”。因为卢卡申科在看到克里米亚事件后,也非常担心本国会被俄罗斯以“俄白一体化”的名义实质性吞并,因此一改往日亲俄的态度,选择与乌克兰、波兰、波罗的海三国、欧盟以及美国改善关系。

如果事情按照这个方向发展下去,那么乌克兰的北面至少还是安全的,但在2020年的白俄罗斯总统大选里,欧洲多国不承认卢卡申科再次胜选,并公开支持走上街头的反对者,试图一举推翻这“欧洲最后的独裁者”。

而这也迫使卢卡申科不得不导向俄罗斯求援,镇压骚乱,这也导致白乌两国关系迅速转冷。2021年12月1日,卢卡申科通过官方渠道发声,称承认克里米亚为俄罗斯领土。

俎上鱼肉

时至今日,乌克兰已经陷入了北、东、南三面的包围网中,只剩下与欧盟接壤的西面国土稍稍安稳些。

更大的问题是,其实对于西方来说,乌克兰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让俄罗斯不能轻易将其划入势力范围就已经一定程度达成了目的。事件发生后,俄罗斯被欧洲视作威胁,西方再度加强团结,也是西方大国所乐意看到的。

至于乌克兰本身,并不值得冒着世界大战的风险与俄罗斯发生冲突。所以我们就能看到西方在乌克兰的行动始终雷声大,雨点小,以威慑为主。

会议视频中耐人寻味的一幕,安理会本月轮值国是俄罗斯,其常驻代表都开始讲话了,乌方代表还坐在后方红椅子上,视频第50秒才有工作人员过来放了个铭牌,他才得已坐到会议桌末尾  (图:联合国会议视频)▼

截至目前的情况,虽然今日是一个重要转折点,但局势在实质上并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如果仅仅止于如今的行动,那么恐怕不会有大事发生。

至于未来发生的事,那就是无人能够预料的问题了。乌克兰问题究竟会把世界引向何处,依旧是一个未知数。

参考文献:

1. https://en.wiki.hancel.org/wiki/Donbas

2. 《从刻赤海峡事件看《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下“军事活动”之认定》,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杨朋

3. https://en.wiki.hancel.org/wiki/Nord_Stream

4. https://en.wiki.hancel.org/wiki/Crimean_Bridge

5. https://en.wiki.hancel.org/wiki/Kerch_Strait_incid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