搅局者百度游戏直播,前路迷茫

在触手直播上栽了跟头。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竞核”(ID:Coreesports),作者:桂志伟,36氪经授权发布。

自研游戏、发行,涉足游戏直播,电竞。咋看来,这是一条完整的游戏生态链闭环。

曾经的互联网三巨头BAT,无不按照类似的打法,组建数字游戏业务。百度曾经是PC互联网时代的霸主,可惜没能登上移动互联网的大船。其游戏业务更是屡败屡战。

好消息是,虎牙创始人古丰(真名陈罗金)已加入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搭建直播中台;坏消息是,曾与百度深度合作,并购绯闻不断的触手直播(以下简称:触手)将于近日关闭。

后游戏直播时代,故事依旧精彩。此前,竞核曾独家报道,腾讯有意参照腾讯音乐集团,合并虎牙、斗鱼、企鹅电竞。如今该消息得到进一步证实,腾讯想借此构建游戏直播壁垒,战略防御快手、B站。

百度,这位游戏圈的失意者,求生意志并未消亡。它渴望在游戏直播赛道占有一席之地,但谁也说不好会否成功。

成立于千禧年的百度,如今已是20岁的小伙子,可互联网世界已换了人间。TMD小巨头已然崛起,而百度已从BAT领跑者,沦为TMD的追赶者。

腾讯、阿里在社交、电商基础业务外,已成功拓展至游戏业务。前者是全球最赚钱的游戏公司,后者是新晋游戏小巨头,国区iOS畅销榜,占据两席。

至于百度,早已远离游戏圈核心。缘何百度衷情游戏直播赛道,究竟能否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呢?

游戏直播首战告负

在触手倒台前,业内视百度将游戏直播业务交给第三方来运营为明智之举。从结果来看,只能说“人算不如天算”。

2020年3月31日,第一财经从触手获悉,公司已与百度达成深度合作,触手将独家运营百度旗下所有游戏直播的业务,双方将进一步探索流量红利与直播场景升级。

随后,有媒体报道称百度或将收购触手直播,但此消息再无下文。直至6月26日,触手直播被爆出全员解散,拖欠主播工资,将主播打包给快手。

我们或许可以这样认为,百度进入游戏直播赛道首战告负。

事实上,百度跟触手直播神交已久。2018年,爱奇艺参与了谷歌领投、对触手直播的D轮融资,彼时触手就已被视为百度系。

随着时间推移,百度加深了与触手直播的合作,旗下所有游戏直播业务由触手独家运营。截至3月,超过1000位触手直播入驻百度贴吧与好看视频进行直播。百度则在贴吧APP首页、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50多个游戏电竞类贴吧设置了直播入口。

不得不说,百度押注触手,期望甚高。却没曾想,触手只想找个“接盘侠”,以解欠薪、倒台之围。

公开资料显示,触手自2018年D轮融资后,便再未公开宣布融资。

今年年初以来,外界传言触手直播开始拖欠部分主播的工资。此外,从去年开始,就有多位高人气主播跳槽至虎牙直播

正如神州航天飞船能顺利升空返航,离不开每个零件和环节严丝合缝地运转。触手直播没能形成良性循环,欠缺资本、没有大主播都是破败因素。

大致上可归结为:无新晋资方,缩减主播薪资→主播跳槽被挖角→平台用户流失、流水下降→影响平台招募主播和推广→无法获取资本注入。

这一恶性循环怪圈,让触手直播轰然倒塌。鉴于游戏直播赛道的大环境,百度加持触手可谓是步臭棋。

入局虽晚,但仍要背水一战

游戏直播赛道的竞争早已白热化。

随着腾讯增持虎牙成为最大股东,虎牙与斗鱼的合并已经摆上台面。此外,小葫芦数据显示,2019年Q1-Q2,排名前1000名的顶级主播中,虎牙、斗鱼两大平台占60%。

简言之,合并后的虎鱼鹅,将让腾讯一统游戏直播第一梯队江湖。

大家可别忘了,新晋者抖音、快手和B站早已虎视眈眈。据Quest Mobile数据,抖音和快手已经占据直播行业50%以上的份额,单就快手游戏直播,其DAU已达到5100万。

百度面临的正是厮杀如此惨烈的市场竞争环境。眼下整体市场已形成,抖音、快手、B站等新晋小巨头,兵临虎牙、斗鱼城下。

触手的牌面够不上第二梯队。作为后入局者,百度面临着选择错位竞争、继续坚持“小而美”的路线,亦或是“背水一战”。

从现阶段动作来看,百度无疑选择了后者。

据腾讯深网报道,近日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已经完成搭建直播中台,组建独立团队,并邀请了虎牙创始人陈罗金加盟,担任团队负责人。

陈罗金何许人也?其人在游戏直播圈可算一枚老炮。2010年,他从网易加入YY(欢聚时代),并发起和孵化了YY的游戏直播团队,也就是虎牙直播;2014年,陈罗金离职创业,做了一款名为“火聊”的基于热门节目的群聊交友工具。

单从陈罗金履历来看,百度对游戏直播赛道可谓是有心了。

字节跳动同样致力于搭建直播大中台,公司以抖音、西瓜视频和火山小视频团队为基础,组建了新的直播业务中台,支撑字节跳动旗下的所有直播业务。

得益于此,字节跳动不断深入游戏直播业务,与快手、B站被列为游戏直播“搅局者”、“挑战者”。

有意思的是,一位游戏行业资深从业者告诉竞核,字节跳动游戏业务表面上腾讯的打法,但骨子里是百度的玩法,即扮演流量中转商的角色,驱动游戏业务发展。

如今,百度在游戏直播业务上,学习字节模式。真可谓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BAT游戏无百度

百度能否在游戏直播赛道崛起,尚未可知。但百度游戏业务确确实实,已经远离了核心圈。

曾几何时,百度也曾试图发力游戏发行业务。时间倒回到2013年10月,当时百度以19亿美元的大手笔收购了网龙旗下的91无线,完成了当时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金额的一笔并购。

这被外界视为百度大力发展游戏业务的标志性事件。

91无线的核心资产主要由91手机助手、安卓市场、91移动开放平台、熊猫看书、手游门户等组成。起初看起来强有力的业务线,到百度手中却沦为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当时,91助手贵为国内最大的安卓渠道之一。经过一轮又一轮的洗牌,后进者应用宝、360手机助手、华为应用商店等成功上位,如今91助手连二流梯队都排不上号。

外部竞争固然激烈,但在百度游戏内部贪腐、高层动荡更为严重。2013-2016年间一共换过4个最高统帅,分别是王湛、张亚勤、李明远、海龙。

短短几年间,移动游戏领域彻底换了面貌。从萌芽到如今的腾讯网易双寡头时代,蓦然回首百度竟然没有在灯火阑珊处,而是在河边对岸。

“百度游戏空有十几亿流水,却是没有分毫利润可言的鸡肋资产。”一时间,百度游戏被这样揶揄。

近些年,百度游戏能拿出手的,也就爱奇艺发行的《花千骨》,该作月流水高达2亿元。

随后,《琅琊榜》《云中歌》《青云志》如法炮制影游联动的模式,但流水大不如前。

总的来说,爱奇艺确实有为百度在游戏领域争取到一席之地,但天花板也相当明显。

百度的渠道价值亦是缩水严重,仅位列第二梯队。第一梯队中,有着与之并称中国互联网公司三巨头的腾讯,占据了中国游戏行业的半壁江山,也有后起之秀字节跳动迎头赶上。

BAT中,阿里虽与百度都处在游戏投放渠道第二梯队,但凭借《三国志:战略版》《三国志幻想大陆》,其抢夺了App Store游戏畅销榜TOP5两席位置。

就对游戏态度而言,阿里更是提出了“两个十亿计划”,即:十亿助力游戏IP生态发展计划和收购广州简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此外,2019年阿里成立互动娱乐事业部,并推出全新品牌“灵犀互娱”,发力自研游戏产品。

竞核曾在《阿里游戏奇袭腾讯、网易,国区畅销榜TOP5大变天》文章中,重点分析了阿里游戏业务,认为阿里游戏有望在短期内迅速在手游市场崛起。

反观百度,无爆款大作、渠道投放业务也不断地被挤压。此外,坊间一直传言的百度电竞部,也是雷声大雨点小。

此番百度力邀陈罗金加盟百度游戏直播项目。竞核认为百度将打通百度App、好看视频、全民小视频,至于协同效应如何,还有待时间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