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建国拿下人生第一个IPO:孩子王市值250亿

刚刚,母婴赛道迎来一家上市公司。

投资界获悉,从事母婴童商品零售和服务的孩子王儿童用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孩子王)今日正式登上深交所创业板IPO敲钟舞台。此次IPO,孩子王发行价5.77元,开盘暴涨超260%报21元,对应市值过200亿元,一度冲破250亿元。

60后创业老炮汪建国,缔造了这只母婴零售巨无霸。出生在江南地区,汪建国真实演绎了从辞掉铁饭碗到下海经商的精彩人生:38岁创办称霸家电江湖的五星电器,却在50岁时毅然将其卖于他人,率队重新启程。

十年间,这位商界传奇人物一手缔造了孩子王、汇通达和好享家三家独角兽企业。12年前,孩子王在南京河西万达广场开出第一家门店,并慢慢复制到全国,如今已坐拥434家直营门店,一年营收84亿元,净赚近4亿元,身后还浮现了华平投资、高瓴、腾讯等投资方的身影。

鲜少人知的是,这位隐秘大佬还打造了一幅广阔的投资版图,不仅执掌着超百亿规模的星纳赫资本,还悄悄做起了个人LP,他是红杉中国达晨财智青松基金、嘉御基金、鼎晖投资等20余家投资机构背后的出资人。向来低调,如今汪建国执掌的独角兽正一个个排队IPO。

卖掉五星电器,再造孩子王

60后掌门人IPO敲钟:市值250亿

汪建国的人生堪称传奇。

1960年,祖籍浙江的汪建国在江南小城苏州出生,后随亲在金坛长大。受祖父和父亲的言传身教,年幼时汪建国就对“做生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做生意就像一颗种子,从小就埋在我的心里”。

21岁那年,汪建国从江苏省商业学校毕业进入江苏省商业厅,先是参与了农村体制改革,后来又到滨海县商业局挂职,分管农产品收购以及集体商业。可以说在这段职业经历里,汪建国一直处在中国商业变化的最前沿。这也让他看到,在中国经济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的过程中,中国商业有着巨大的机会。

1992年,在职业生涯最辉煌的时候,汪建国主动提出要到企业中去,并进入江苏省五交化,成为当年“下海潮”中的一员。在助推五交化的国有企业改制、从多元经营到专业经营,以及批发转型零售期间,汪建国开始涉足家电零售领域,并于1998年正式创办了“五星电器”,很快便称霸苏皖浙三省家电江湖。

做家电零售并非易事,后来五星电器面临着激烈的竞争。2009年,汪建国迎来人生中转折最大的一年,他将一手创造的五星电器卖给了美国的百思买其实早在2006年5月,百思买就出手9.45亿人民币以增资扩股方式获得合资公司51%的股权。随后的2009年,其再斥资1.85亿美元完成剩余股权收购。

作为掌门人,这是汪建国创业生涯里最艰难的决定。“临别签字,我一个人跑到(上海)中国银行酒店的楼顶,看着黄浦江,不断地想卖还是不卖。卖了的话,股东怎么看,员工怎么想,社会舆论怎么评价?一站就是几个小时,非常艰难。”回忆当时,汪建国依然十分感慨。

但最终汪建国还是选择了放弃,在本该退休的年纪毅然拂衣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第二个抛物线。时年50岁,汪建国带着两位副总裁、两个秘书、三个司机,在维景大酒店五楼租了三间办公室,投身于母婴行业创办了孩子王,一个全新的物种。

2009年末,孩子王第一家门店在南京河西万达店开业,单店面积超6000平米,刷新了全球母婴童店均面积的历史。在此之前,全世界都没有超过2000平米的婴儿店。

“一片森林里分出两条路,而我却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旅途。”汪建国曾如是说。就这样,一群做家电的大佬爷们就这么一头扎进母婴行业,从卖奶瓶、卖奶粉、卖尿不湿学起,变身为“妇女之友”和“超级奶爸”。

孩子王也另辟蹊径走出了一条康庄大道,迅速席卷母婴圈,今天成为了一家市值200亿元的上市公司。

母婴零售之王:一年进账84亿

华平高瓴都投了

孩子王靠什么撑起了一个IPO?

整体来看,孩子王瞄准准妈妈及0-14 岁儿童群体,为母婴家庭提供了一站式购物及育儿、成长服务,线上、线下全面覆盖了从孕期到宝宝成长过程中衣、食、住、行、玩、教、学、帮、租等需求。

线下Shopping Mall是孩子王的制高阵地。这源于Shopping Mall交通往往安全又便捷,且Mall的目标顾客不是个人而是家庭,这和孩子王的目标用户高度吻合。目前,孩子王已经在全国2000个左右的Mall当中,进入了其中最优质的500家,一站式解决了亲子家庭吃穿用完教学的所有需求。

十余年发展,集连锁门店、电子商务、社群分享于一体,孩子王已经坐拥一张庞大的生态版图。根据招股书,截至2020年末,孩子王已在全国开设了434家直营门店,且门店全部开设在10万平米及以上的Shopping Mall内,店平均面积达3000平方米,最大店面积超7000平方米。

现在,孩子王会员人数超过4800万人,贡献收入占全部母婴商品销售收入的98%以上,同时累计黑金会员规模也达近200万人,堪称全国母婴私域流量的NO.1

这为孩子王带来了不错的营收成绩。招股书显示,在20182020年间,公司营收分别为66.7亿元、82.43亿元、83.5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76亿元、3.77亿元、3.91亿元,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2.4亿元、3.17亿元、3.1亿元。

孩子王奔跑的12年,身后集结了一支包括华平投资、高瓴、景林投资、大钲资本、腾讯投资等在内的投资人队伍。其中,孩子王与华平投资的渊源久远,双方故事得追溯到2004年。

彼时,刚加入华平中国两年的魏臻见到了汪建国,经历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对话后,魏臻很想注资五星电器。尽管最后由于各种原因擦肩而过,但彼此都留下了深刻印象,由此开启了至今17年的深厚友谊。

2011年夏天的一个早晨,魏臻再次见到汪建国时,他已经投身于母婴行业。二人深谈了孩子王的经营模式和母婴零售产业的远景与未来后,魏臻也对此表现了极大的兴趣。“2012年我跟他(汪建国)谈关于孩子王投资的时候只有6家店,但我非常认同他的理念,果断做出了投资决策。”就这样,华平出资5500万美元,成为孩子王A轮融资中的独家投资方。

当时为何如此笃定出手呢?魏臻表示,华平十几年前就参与了中国早期购物中心的重大投资,看好购物中心未来的发展趋势。在此之前,婴童零售鲜少以购物中心为重点,对此他分析道:第一、看不懂,没有看到购物中心是未来零售发展的重大趋势;第二、不能去,因为已经有了现成的街边店网络,改变自己的商业模式是很有挑战的;第三、不敢去,去一个大的购物中心开小店没意义,一定要开几千米的大店,但这样的商业模式以前是没有的;第四,没钱去,在购物中心开大店需要大量的资本支持。

“后来和孩子王团队接触,当时他们只有六家店,而且都在购物中心里面,刹那间我和汪总真有一种“不谋而合”的感觉。”

两年后的春节前,赛道内对手越来越多,连万达也斥巨资入场。在潜在对手的压力下,汪建国曾坦言“那年春节都没过好”。就在这时,华平坚定加码2014年春节过后不久,在B轮融资中增加投资2800万美元。

十年同行与相伴,华平与孩子王共同经历了多个关键时刻。作为企业家的成长伙伴,华平也竭尽所能为其发展及资本化战略建言献策,在孩子王的数字化道路上更是深度赋能,帮助搭建了一支优秀的CTO与IT团队。

如今占据中国母婴零售的半壁江山,孩子王也验证了当初投资人的判断。根据招股书,IPO前,掌门人汪建国直接和间接持股29.22%。这也意味着,他今天的持股市值达到60亿元左右。

汪建国,创投圈真正隐形大佬

他的独角兽正排队IPO

你可能不知道,汪建国正创下一个个独角兽。

当年,汪建国曾经有两次回购五星电器的机会,但他都没有回头,日后却一举缔造了三家独角兽公司除孩子王之外,还有农村产业互联网平台“汇通达”以及“智能家居集成商”好享家。其中,汇通达已于今年年中正式递表港交所,冲刺“农村产业互联网第一股”。

诞生于2010年,汇通达是最早进入农村市场的企业之一。根据招股书,2020年汇通达收入规模约500亿元,位居中国服务零售行业企业客户的交易平台前列,妥妥的下沉市场隐形巨头。这也意味着,汪建国有望在今年接连斩获两家上市公司。

我们把目光到创投圈,汪建国被圈内众多同行视为真正隐形的大佬。2017年,他执掌的五星控股在2017年正式成立了星纳赫资本,目前管理规模已逾百亿人民币,拥有一支近40人的投资队伍。

用产业的视角做投资,星纳赫资本自成立后就盯向母婴、跨境出海、美妆医美、食品饮料,以及物流、工程机械、新能源、汽车后市场等领域,投出了飞鹤、妍丽、中航锂电、江小白、UR、众能联合、行云集团、细刻、胖虎奢侈品等明星企业。

不仅直投做得风生水起,汪建国还率队悄悄做起了LP,成为多家知名基金背后的“金主”。天眼查App显示,这几年间,星纳赫资本对外投资了包括达晨财智青松基金、黑蚁资本、红点中国、嘉御基金、道彤投资等近15家投资机构。

星纳赫资本之外,汪建国个人的投资版图也十分隐秘。身为长江商学院江苏校友会执行会长,汪建国也活跃在LP圈。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汪建国本人是红杉中国、鼎晖投资、嘉御基金、高和资本等近20家投资机构的出资人。

为何要做起投资?“原来我觉得认真做一件事挺好,现在用投资者的方式去发展,视野比以前宽阔,也比以前有乐趣。不能简单用赚了多少钱来衡量,但长远来看,价值远远高于原来做一件事。”他曾如是解释。

如今,穿梭在创业者和投资人两个身份,汪建国这样形容自己:“有生存在陆地上的动物,也有生存在水里的动物,但我可能是‘两栖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