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敲钟一年便退市,软银浮亏数百亿,IPO也不保证投资人能赚钱

滴滴敲钟一年便退市,软银浮亏数百亿,IPO也不保证投资人能赚钱,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的大环境下,投资机构的退出更难了。

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的大环境下,投资机构的退出更难了。

作者丨海 腰

编辑丨及轶嵘

头图丨东方IC

5月23日晚间,滴滴正式发布公告,宣布从纽交所退市。

在公告中滴滴表示,公司计划在6月2日或之后向SEC(美国证券交易所)提交退市相关的必要文件,预计在6月12日生效。

截至5月24日,滴滴股价为每股1.44美元,相比14美元的IPO发行价下跌约90%,市值从870亿美元缩水至73.78亿美元。

从2021年6月30日上市,到预计退市的2022年6月12日,滴滴的纽交所“一年游”,创下了美股上市公司从上市到退市的最快记录之一。

上市对每家公司来说都是一个重大里程碑事件,公司只要没有极端情况,通常会永远在公开市场上交易下去。但最近几年,美股上市公司频频刷新从上市到退市的最快记录。

DTC模式的先驱者、开创“全球睡眠经济”、拥有大量堪称经典的营销案例、颠覆了美国整个床垫行业的独角兽上市公司Casper,2020年2月6日上市,2021年11月15日宣布被Durational Capital Management收购并退市。

企业云服务提供商MuleSoft于2017年3月18日上市,2018年3月20日宣布被Salesforce全资收购并退市。

虚拟化存储解决方案公司Tintri于2017年6月30日上市,2018年7月9日宣布被DataDirect Networks全资收购并退市。

三大原因导致退市

根据IPOX Schuster创始人Josef Schuster的分析,通常上市公司退市有三种情况:业绩不佳,被收购,以及政治原因。

业绩不佳的典型如上文提到的Casper,其上市价格已低于Pre-IPO轮融资的价格,属于“流血上市”。还有近期被纽交所启动强制退市程序的流利说。

2018年9月27日,流利说正式挂牌纽交所,被誉为“AI+教育”第一股。但“双减政策”出台后,流利说的日常运营每况愈下,股价长期低于1美元。2022年4月7日,流利说因市值过低,不符合纽交所上市要求,被强制退市。

近几年各个行业的头部集中度明显上升,加上流动性泛滥,行业头部公司有大量现金可用于产业链上下游的并购,典型案例如Salesforce277亿美元收购Slack,Square290亿美元收购AfterPay。

政治因素主要包括监管,地缘政治风险等。4月16日,由于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导致被西方国家金融制裁,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法令,要求所有俄罗斯企业从外国股市退市,转化为俄罗斯证券。目前在美国股市交易的俄罗斯公司主要包括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欧洲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Yandex,俄罗斯版亚马逊Ozon Holdings等公司。

有租客主动要离开的,也有被房东下了逐客令的。5月20日,SEC更新了第8批“欲摘牌名单”,目前名单上的中国公司已多达148家,包括京东、拼多多、bilibili、网易、携程、东航、中国移动等,其中40家进入“确定摘牌名单”。

这些被下逐客令的公司,多数已在准备或已经完成多地上市,如知乎,京东,蔚来,小鹏等。

公司上市了,背后的投资机构未必赚钱

滴滴退市,背后的投资机构很受伤。按照滴滴目前73.84亿美元的估值,后轮次进入的投资机构将面临巨额账面亏损。

创业邦旗下睿兽分析的数据显示,滴滴从成立以来,共完成22轮融资(含IPO),背后投资方包括阿里,腾讯,丰田,富士康,苹果,中国人寿,春华资本,银湖资本,淡马锡,DST,H Capital等。投入金额最多的软银,对滴滴的投资达百亿美元左右。

据公众号超越S曲线统计,在二级市场表现疲软,一二级市场估值严重倒挂的今天,众多明星项目的早期投资方也将面临严重的账面亏损。快手、知乎、每日优鲜等明星公司,现股价较发行价低8成的比比皆是。

(数据统计:公众号超越S曲线)

哪怕在一二级市场估值没有倒挂的“正常”时期,投资机构也面临种种退出难题,有锁定约束的,有占股太大短时间退不出去的,有误判后市的,有额外限制减持速度的,还有LP的特殊要求等等。

哪怕没有以上任何问题,还要面临个股流动性问题。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曾在某活动上公开指出,很多中小公司到美国含泪敲钟是没意思的,每天成交量10万,20万,投资人根本走不了。

据富途安逸统计,中概股中有数十家公司日均交易额低于20万美元,几乎等于“僵尸股”。没有流动性的股票意味着没有交易对手方,投资机构手中所持有的股票有价无市,漂亮的IRR无法转变为实际的现金回报。

只有极少数头部大型机构拥有二级市场团队

投资机构想要收益高,不仅要投的好,还要退的好,在多数情况下,退的好比投的好更难。但据了解,只有红杉,IDG,达晨创投等头部大型机构拥有二级市场团队。

设立二级市场团队意味着高额的投入,对于一家可能每年只有两三个IPO项目的基金来说,设立二级市场团队并不划算,只有每年两位数IPO的头部大型机构才可能通过规模优势摊薄成本。

由于二级市场有完全不同的另外一套游戏规则,对于专注于早期投资的VC来说,设立二级市场团队可能面临着组织架构,薪酬结构,工作流程等一系列的挑战;对于VC想引入的二级市场人才来说,加入VC可能面临着公司文化,工作习惯的巨大转变,目前应者寥寥。据了解,只有少数头部VC开始着手组建退出团队,大部分的头部以下VC,将依旧面临长期的退出难题。

关于睿兽分析

「睿兽分析」是创业邦旗下横跨一二级市场的综合性创新数据平台,致力于通过即时、有效、可触达的行业一手数据,为大企业、地方政府、金融机构、投资机构等经济主体,提供强有力的创新驱动与投资决策依据。

更多热门投融资及行业报告,欢迎关注「睿兽分析」!